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晋末长剑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集结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集结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集结 (第1/2页)
  
  王衍驱车抵达梁县时,入目所见,到处是紧张的战争气息。
  
  村落之中,结束分休的银枪军士卒三三两两离家上路。
  
  父亲沉默不语地推着石磨,将混杂着大量麸子的“白面”收起,时不时瞟一眼整装待发的儿子。
  
  母亲心不在焉地挑拣着菘菜,欲言又止。
  
  妻子将准备好的干粮塞进包裹之中,轻声说道:“胡饼按军中之法用醋泡过,小心收好。万一断粮,还能坚持几日。蒸饼是新做的,这两日就吃掉。这是盐豉,比军中的咸菜好吃。夫君征战辛苦,累了便配着饼吃,莫要节省。”
  
  “塞那么多吃食作甚?”军士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嘴里却责备道:“我带两个醋饼上路就行了。军中自有饼饭,饿不着。今年麦田歉收,家里也不丰裕,蒸饼就不带了。”
  
  说罢,将几个尚有余温的蒸饼塞到妻子手中,道:“待我从荆州回返,定给卿带回几匹绢,做一身新衣裳。”
  
  妻子脸有些红,悄悄瞟了眼正在干活的翁婆,用嗔怪的眼神看着丈夫。
  
  丈夫会意,又转过身去,道:“阿爷、阿娘,军中催得急,儿这便走了。”
  
  “去吧。”父亲闷声回了一句:“以前你兄长在河上拉纤,落了一身病,年纪轻轻就去了,妻儿子嗣都没有。你比他强,当了陈侯的兵,一年领那么多钱粮,家里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家中有我,不用牵挂。你三弟、四弟也长大了,可以下地干活,没甚事。去吧,好好打。”
  
  “战阵之上,不要逞强。”母亲抹了一把眼泪,道:“村西头的张霸,杀了一个贼人还不够,偏要杀两個、三个,最后不知怎么就中箭死了,你要小心些。阿娘腌了一条鱼,等你过年回来吃。”
  
  “越怕死,越容易死。”父亲低声嘟囔了一句。
  
  军士点点头,从妻子手中接过包袱,又向一儿一女挥了挥手,大踏步离开了。
  
  石桥防之外,府兵们大声谈笑着,牵着马儿离开了村子。
  
  府兵一般被称为“长剑军”。
  
  但发展到现在,这也就仅仅只是一个军号罢了。
  
  使用重剑、弩机的人依然是最多的,但使用其他各色兵器的也大有人在。
  
  甚至于,一些人练了几年骑战,开始往近战骑兵的方向发展。
  
  他们有一百五十亩上好的田地,有部曲帮忙干活,平时吃得好,有大把时间锤炼技艺,很多人都是多面手。
  
  邵勋一直没有专门组建骑兵部队,因为开支实在浩大。
  
  一部分府兵练骑战,也是他特意引导的结果。说白了,就是把训练成本下移,让府兵们自己承担罢了。
  
  相对应的,熟悉骑战的府兵会单独编在一起,作为近战突击力量。出征时会有更多的赏赐,更好的待遇。
  
  当然也有比较穷的府兵。
  
  有人出征后连续损失了两匹马,还死了部曲,连续两年的大灾中也比别人损失更为惨重,无力花钱购买新的马匹。
  
  他们现在成了步兵。
  
  一个军事体系,时间长了就这个样子。
  
  石桥防建置不过数年罢了。如果是数十年甚至百余年长期发展下去,府兵也会慢慢分化。
  
  有的人盔甲鲜明,高头大马骑着,威风凛凛。
  
  有的人吃了败仗,铁铠丢了,又无钱置办新的,只能当个轻甲步兵随征。
  
  世间之事,不外如此。
  
  此番出征,梁县三防之中的石桥、李家二防受到了动员,出动了三百人。
  
  鲁阳二防之中的鲁山防出动了一百五十人。
  
  汝阳、南山二防各出百人。
  
  阳翟、阳城……
  
  除阳夏县新置的两防府兵没动员外,其余十防总计征发了一千人,作为陷阵之军。
  
  频繁的战争对府兵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会消耗他们的财富。但截至目前,一切似乎还好,出征得到的赏赐在应付开销之后,还略有剩余。
  
  但如果经历一场全军覆没级别的惨败,他们一时半会就难以恢复元气了。
  
  新人尚未锻炼出来,战斗力不如老人,也未必有钱置办合适的防具、精良的武器。
  
  这样的府兵,比地里临时拉起来的农民强得有限——强在从小接受了更多的军事熏陶,或许还掌握了有限的基础武艺。
  
  府兵、银枪军之外,大量辅兵也被动员了起来,来源主要是广成泽的俘虏屯丁。
  
  今年蝗灾,屯丁们的日子不好过,目前仅剩二万九千人上下,编为六部。
  
  此番出征,又从里面挑选表现相对良好的三千人,调入鲁阳屯田军。
  
  脱离苦海是大好事。
  
  屯丁们宁愿上阵厮杀,冒着受伤乃至战死的风险,也不想继续在广成泽日复一日地承担繁重、危险的劳役,充当人形牲畜了。
  
  最近几个月,洛阳方向又有大量流民南下。
  
  老实说,邵勋也养不起。
  
  他不是神仙,变不出那么多粮食。
  
  第一年大旱、第二年蝗灾,即便依靠冬小麦规避了大部分风险,但减产是难免的。
  
  时至今日,存粮已经不多了,他也不敢大规模收人。
  
  到了最后,挑挑拣拣,得了三千家。其他流民,施舍几顿粥,再一人发两个胡饼,便打发他们离开了。
  
  这三千家同样被并入鲁阳屯田军。
  
  至此,这支部队已经有了一万一千户、男女老少二万余口。
  
  辅兵们甚至比战兵更先集结。
  
  河内流民彭陵默然看着脚边的一套皮甲、一杆长枪、一柄环首刀。
  
  稀里糊涂当了辅兵什长,居然分到了这些东西。
  
  旁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
  
  刀枪倒没什么,皮甲还是很有用的,关键时刻说不定就靠这个保命了。
  
  彭陵看了看这些人,眼神之中带着对生命的漠视。
  
  爷娘死了,妻子死了,儿子也在大夏门外被人踩踏而死,他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绝世寻宝传奇 娇笙 盛世暖婚 重生后小夫郎他悔婚了 三寸人间 南明第一狠人 重启神话 请遵守游戏规则[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