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晋末长剑 > 第二章 军户

第二章 军户

  第二章 军户 (第1/2页)
  
  长亭古道,荒草连天。
  
  南风之中,隐隐传来饭菜香味。
  
  甑中的粟米饭已经蒸好,士兵们拿着木碗,挨个领取饭食。
  
  饭食卖相很差,可能还夹杂着谷壳、沙子。
  
  菜是没有的,有点豆豉、咸菜佐食就不错了。
  
  众人的碗也黑乎乎的,底部还有可疑的脏污,但没人在乎,狼吞虎咽地吃着。
  
  左司马刘洽有些忧心,带过来的士兵数量近五百,但都是什么货色?
  
  出发之前,糜晃和他提及:“凡兵四百九十人,七八岁以上、十六七以下,百五十余人;年在耳顺,逾矩之下,二百余人……”
  
  简而言之,十六七岁以下的孩童占三分之一,六七十岁的老人超过四成,真正正值青壮年的,不过百来个。
  
  这兵员质量,差到没边了!
  
  “刘司马。”督护糜晃走了过来,与刘洽互相见礼之后,便道:“明日就要进京了,该如何与司空分说?”
  
  刘洽愕然,半晌后才问道:“糜督护,你觉得这些兵——堪用么?”
  
  糜晃性直,实话实说道:“耳顺之上二百人,仅可食饭糜,有些人甚至盲聋昏聩,眼不能视,无法御寇,只可粗警小盗。至于那些孩童,大约可以驱护鸟雀吧。”
  
  刘洽叹了口气。
  
  东海国是有兵的,规模在两千人上下。
  
  王国兵分三等。
  
  大国置中军两千人、上下军各一千五百人,总计五千人。
  
  次国置上军两千人、下军千人,总计三千人。
  
  小国只有上军两千人。
  
  这些兵都是世兵,也就是军户,子承父业,世代当兵,平时务农,闲时训练,战时出征,相当于晚唐的土团乡夫之流——甚至还不如,因为他们仗打得少,自灭吴之后,已是多年未曾出征,战斗力下降得厉害。
  
  大晋司空、东海王司马越不便调遣东海国兵入洛阳,于是走了关系,让徐州都督(亦叫青徐都督)司马楙(mào)帮忙,卖他个面子,征调一幢兵过来,为他撑场面。
  
  结果他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他在司马楙那里根本没面子,到了最后,人家给送来了这么一批货色,让刘洽、糜晃二人相当地无语——司马楙实在太过分了,就这样糊弄司空,日后定教他好看!
  
  吃完饭后,糜晃分派人手布置营地。
  
  以这一幢人的素质,严格按照军法下营是不可能了,糜晃思来想去,只能让人把马车、牛车围起来,贵人住在中间,由他亲自带人保护,其余人以队为单位分散在各处。
  
  安排好这一切后,他来到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前。
  
  “可已安排妥当?”马车车帘掀开,一看起来二十二三岁的妇人问道。
  
  婢女们围在车外,放下了几张案几。
  
  案几上放置着十余件食器。
  
  七名仆人排成一排,各执瓶、碗、樽、勺、提魁等物事,供主人随时取用。
  
  还有一人跪坐于前,平举着第一道菜肴,递进饮食。
  
  野外宿营,就只能“简单”点了,不能乱讲排场,凑合凑合得了。
  
  “王妃放心,皆已安排妥当。”糜晃低着头,应道。
  
  妇人点了点头,轻启樱唇:“糜君辛苦了。”
  
  妇人容貌姣好,许是自小养尊处优,肌肤雪白,娇嫩可人。此时身子略有前倾,胸前便像兜不住一般,似乎要倾泻而下。
  
  及至腰间,身体曲线又以夸张的弧度收束了下去,堪称盈盈一握。
  
  这妇人,有点东西。
  
  许是无聊,妇人又开口问道:“糜君一路行来,将兵颇有方略,却不知此兵如何?”
  
  糜晃犹豫了下,最终决定实话实说:“正如王妃所见,多不堪用。”
  
  王妃沉默了一会,旋又问道:“去岁大王在国中征募勇士入京,可有堪用之辈?”
  
  “倒有那么几个。”糜晃回道:“有勇少年名邵勋者,朐人,年十五,箭术通神,刀矛之术亦可圈可点,或堪大用。”
  
  “这又是哪家子弟?”王妃感兴趣地问道。
  
  “这……”糜晃顿了下,说道:“邵勋祖上世代为兵。”
  
  “原来是士息。”王妃脸色恢复淡然,失了兴趣。
  
  士息,士兵息子的意思。
  
  邵勋的身份太过低贱。
  
  如果是世家子,倒可以好好拉拢栽培一番,可惜了。
  
  见王妃不再说话,糜晃行礼告辞,巡视营地去了。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
  
  晚风拂过营地,吹向远方的村落。
  
  倾颓的屋舍中,鬼火磷磷,狐鼠出没其间。
  
  仅有的几户人家,也不敢张火,早早就将房门紧闭,免得惹上麻烦。
  
  洛阳首善之地,已是这副模样,可怜可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绝世寻宝传奇 娇笙 盛世暖婚 重生后小夫郎他悔婚了 三寸人间 南明第一狠人 重启神话 请遵守游戏规则[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