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兴宋 > 第000章 引子: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第000章 引子: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第000章 引子: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第1/2页)
  
引子: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云台山、桃hua坞前,正是桃hua盛开的时候,漫山遍野的桃hua开得正艳。
  
  今天是三月三,女儿节。
  
  真正是“人面桃hua相映红”,如今桃hua丛中正有一队宋朝仕女、七八个人围着几株桃hua树散坐着,相互传递着杯盏,轻声细语欢笑着。
  
  “女儿节”是宋朝未嫁女子约会情郎的日子,这六七名女子当然带齐了男伴,她们三三两两地闲坐,男伴则围在他们周围献殷勤。有欢声笑语在男伴手上品尝水果的,有亲热帮男伴擦汗递手帕的,也有两两围坐在一起,只管把柔情蜜意的话低低倾诉。
  
  好一幅仕女嬉春图。
  
  诸位男伴当中,数一名身材胖乎乎、脸上带着弥勒佛似憨笑的家伙最有威风,他带了足足二十余名家人,另外还有六七名头戴范阳帽,身披军袄的军汉伴杂其中。有这些穿制服的人存在,这伙人便堂而皇之把住了整个桃林,使得闲人都不敢靠近。
  
  欢声笑语中,鼓声软软地响着。桃hua树下,一位蒙着双眼,身材瘦削,很有点娇憨态的鹅黄衣衫女子,用细胳膊有一下没一下敲着小鼓。鼓声隆隆中,诸位女子手中传递着一朵绢hua,每个接到绢hua的人,活像接到火炭一样,赶紧把手里的绢hua传递给下一位女伴。
  
  但也有人不在意,绢hua传递到一位身材丰满,脸庞圆润,连手背上也有着婴儿般可爱的肉窝窝的大眼睛姑娘时,她显得不慌不忙。先是娇媚地拿起鲜hua,假意嗅了嗅并不存在的香味,而后在同伴的催促当中,才笑着将hua朵递出。
  
  鼓声恰在此时停顿。
  
  “哎呀”,坐在她肩下面那女子赶紧缩手,脸上带着欢快的笑,推了推身边的男伴,说:“这hua儿我可没沾手,还是你来吧——诗词对你来说就像我绣hua一样,小事,我还正想听一听你的大作。”
  
  那位持hua女孩鹅黄春衫上披着嫩绿褙子,脸上带着媚媚的微笑,鲜嫩的仿佛一只只煮了七分钟的鸡蛋,她稍稍扭动身体,头上的金步摇便与胸前的饱满一起颤动,令人耳热心跳。偏她还斜了一眼众女:“我不信,这女儿节里,你临出门的时候没提前找几个捉刀人,早早写下几篇诗词袖在怀中?这会儿还不念出来,让我们听听阁下的佳作。”
  
  她这一斜抛眼神的动作,现代人称之为“抛媚眼”,端的是勾魂摄魄,令旁边的男伴们看的直吞口水。
  
  被她调侃的女孩啐了一口:“哎呀呀,鲁班门前不耍刀,李白墓前题不得诗。有你这个海州第一才女坐上座,我就是提前一年,找上十个捉刀人,呕心沥血做出的小词,也比不上你随随便便的小句子来的鲜活。我说,素珍你还等什么,好多日没听到你的新词了,快快拿出来让我等享用。”
  
  被称作素珍的姑娘收起了鲜hua,旁边伺候的男人们见到这场争论尘埃落定,立刻发出一声狂热的欢呼,那声音未免有点声嘶力竭,活像粉丝听说偶像准备开口一般。众人叫喊中,那位带着很多伴当与军汉的小胖墩,更是用痴迷的目光望着拿hua的女子,嗓门甜腻腻的说:“褚妹妹,我可是憋了好几天,就等着听你的妙词了。”
  
  拿hua的女孩姓褚,名叫褚素珍——名义上她是小胖墩的女伴。
  
  褚姑娘咯咯笑了,笑声像黄莺般清脆婉转,用这样的嗓音,当个歌星足够了:“其实,咱这些人在三月三这天,无论做多少诗词,都比不上李易安那首‘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hua鬓上残。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沉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桃hua树下,眼红的hua瓣片片飘落,真正是落英缤纷。
  
  正在这充满动漫感的气氛中,一名女子接嘴说:“不如今儿你也吃个大醉,仿作一首‘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hua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行鸥鹭。’”
  
  “且让我想一想——”褚姑娘沉思起来:“如此佳境,做不出好诗来,未免对不起这风光如画……”
  
  趁褚姑娘沉思的工夫,女伴们抓紧时间跟男友说着悄悄话。
  
  此时,女使们脚步无声地传递着茶水果蔬。缤纷的hua瓣映衬下,hua树当中的一位女娘不经意地说:“不吃了不吃了,今日贪看风景,吃多了,真撑得慌……啊,说到李易安的诗词,我倒是忘了李易安她常常炫耀的那句——‘人比黄hua瘦’。
  
  呀,如今的女儿们都以瘦为美,我今天一点不知节制,回去后怕要被娘念叨好几天不能吃饭了……要死了,施衙内,你怎么望着褚姑娘流口水了,好腌臜,快擦擦。”
  
  在场的一名书生一脸不高兴:“嘘,褚姑娘在想,都小声点。”
  
  就在此时,天空的光线似乎变幻了一下,陡明陡暗。只是暗下去的时间很短,还不足四分之一秒,以至于众人奇怪的四处张望一下,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欢笑继续,一位女伴的男友一脸痴迷的响应:“就是就是!褚姑娘一首诗出来,若是传颂天下的话,今日我等这些同乐的人不免也要被人念叨了……其实,我还是喜欢褚姑娘这种体态,这叫‘丰腴得体’。”
  
  “去”,说话那男子的女伴也不怒,一声娇叱:“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褚姑娘神仙般的人物,那里是你能匹配的……”
  
  说话的女人嘎然而止,她望了一眼施衙内,脸上神情似乎在说:施衙内就更配不上了。
  
  刚才那男粉丝的说话,引来在场男子的疯狂点头,所有的男人都一脸迷醉,用仰望偶像的目光望着沉思的褚姑娘,仿佛现代人仰望着言情小说巨匠琼瑶阿姨。
  
  宋代没有言情小说,没有偶像剧——而宋代的小词作家,就等同于现在的偶像剧主角。
  
  在这个时代,小词写的出名的人,所遭遇的就是一片狂热的崇拜。
  
  沉默的等待中,一位青年士子唰的展开扇子,潇洒地建议:“有酒有茶,美人在膝……再加上点琴声便更风雅了。我来弹琴,帮助褚姑娘思考。”
  
  众人轰然响应:“披襟当风,桃hua瓣瓣,hua海中独坐抚琴,有美吟诗,有士子畅饮——真是人间雅事啊,快点拿琴来,黄兄为我等奏一曲西江月。”
  
  正说着,褚素珍那表情活跃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且慢,我有了——萧萧江上素樱春……”
  
  胖墩墩的施衙内才听了一句,立刻大声叫唤:“好诗啊好诗。”
  
  褚素珍表情立刻从沉思立刻变为愤怒,冲施衙内咆哮:“我才说了一句,你打断我干什么?”
  
  可惜她这愤怒挂在一个活泼、动感、青春、阳光的脸上,一点不让人觉得是愤怒,反而平添一种轻嗔薄怒的妩媚,施衙内顿时觉得自己受到奖赏,他沾沾自喜:“一句也好,美的不胜收。”
  
  太可气了,讨好人也不能这样……吃独食。因此,一旁在场的男伴顿时大怒:“施小胖,闭嘴,一旁呆着,听完再欢呼,好不好。”
  
  在一众男人的同仇敌忾中,施衙内憨憨的一笑,摸摸脑袋:“我这不是情不自禁嘛,褚姑娘你继续……要不要先来点茶润润嗓子?这风光如画的……哦,茶不喜欢那就来点酒,胡商的葡萄酒?苏州屠苏酒?杭州荔枝?……好的,我一边待着去,不打搅……真不要点,你不要就直接还说嘛,我还以为你想要呐。”
  
  在施衙内的死缠烂打中,在男伴们嫉妒的目光中,得偿所愿的衙内最终乐呵呵的端起一杯果酒,小跑地走到褚素珍身边,殷勤的奉上酒杯。褚素珍也不去接酒杯,就在施衙内手边,把红唇凑上去,一口喝干了杯中酒。施衙内乐嘴合不拢,他反手掏出手帕,细心地说:“唇边有酒渍,我替你擦擦。”
  
  这动作令褚素珍觉得过分了,她狠狠地瞪了施衙内一眼。
  
  施衙内被这一瞪,身子酥了半边,他丝毫不觉得大家的目光中饱含谴责,那是嫉妒。他笑嘻嘻收起手帕,得意洋洋退冲众人扬了一下,马上又在褚素珍的瞪视下缩回角落里
  
  褚素珍喘了口气,继续念她的诗:“嗯,‘萧萧江上素樱春,做弄许多愁。半竿落日,两行新雁,一叶扁舟。
  
  惜春长怕君先去,直待醉时休。今宵眼底,明朝心上,后日……”
  
  褚素珍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顿了一下,好奇的问:“什么声音,叫得如此凄惨高亢?”
  
  施衙内高声喊叫:“好诗啊好诗。”
  
  褚素珍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最后一句不是诗,是问话——我在问你呢?”
  
  施衙内立刻响应:“问话……啊,好问话呀好问话。”
  
  “噗”的一声,在场的人笑喷了,他们笑得东倒西歪,满地打滚。
  
  施衙内还愣愣的追问:“词呐?词还有最后俩字。快点快点,褚妹妹,快说完那俩字,我让人誊录下来,贴到寺庙的墙上,也仿佛一段‘碧纱笼’故事。”
  
  据说,唐代有一名青年学生进京赶考借住在寺庙里,寺院的和尚都不待见这位白吃白喝的穷学生,特意先开饭后敲饭钟,让穷学生错过饭点。这位穷学生于是在庙墙上愤怒题诗,但等他高中之后,做官多年再重回庙里游览的时候,发现庙里和尚很细心地用碧纱笼将他题的诗罩了起来,生拍那些诗句被风吹雨淋……
  
  施衙内这是抱怨。
  
  桃hua坞里也有一座道观。
  
  原本,施衙内以为他可以仗着老爹在无为军做判官的权势,桃hua观的道姑们还不巴结着接待他们一行人,没想到却撞了个冷脸:桃hua观借口房子都租出去了,如今没有空闲的屋子,因而拒绝这一行人入住观中。
  
  在着力讨好的女友面前,桃hua观如此不给施衙内面子,施衙内简直觉得丢尽了脸,他很恼火,后果……后果似乎不严重。
  
  桃hua观说她们把房子都租给了准备参加秋试的秀才,一间空余房子都没有。施衙内虽然嚣张,他老爹虽然权势很大——相当于地委监察主任的角色,但这年头谁敢得罪考生?
  
  那些考生一旦通过州试,再到京里参加完省试殿试,谁又知道他们当中,能否会出一两个跃龙门的未来丞相。
  
  所以,即使在自己的女友面前,桃hua观的道姑很不给面子,施衙内也只能带着大队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绝世寻宝传奇 娇笙 盛世暖婚 三寸人间 南明第一狠人 莲心花葬录 抠神 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