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轮回神帝 > 门派争霸 章六十二 一声冷笑
    在尔冬升的喝问之下---

    童姥等灵鹫宫门下弟子的视线,唰唰唰尽皆投向天工门众弟子。

    而天工门的一众弟子,却是眼巴巴的看着张守伟,等待张守伟做出决定。

    张守伟也在沉吟,他平日素喜读书,曾经在功德殿之中,找到一本传奇小说,这本传奇小说,描绘的乃是异世空间、列国争霸的故事,小说言道,这异世空间,广袤无边,有西牛贺洲、东胜神洲、南赡部洲和北俱芦洲,在东胜神洲的大陆之上,列国纷争,其中有一国,乃是诸国霸主,可巧了,亦是名为齐国,其时的齐国国主,乃是齐威王,威王雅好赛马,而齐国有一重臣,名曰田忌。

    威王乃是先国王幼子,能够登上国王大位,仰仗田忌良多。

    刚开始的时候,念着这份情谊,威王也是十分看重田忌,连升田忌官职,在区区两年之间,田忌已是官至一品,高居太师,封国公。可以说,自古为人臣者,升迁之速,圣眷之隆,无出其右。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威王渐渐坐稳国王大位,权柄日重,而且,对于田忌,他也是无官可升,无物可赏,所以,见到田忌当面的时候,心中就免不了……隐隐然有些尴尬……不过,威王也是明君,知道田忌并无谋反之心,所以,他也不会过度打压田忌,只是经常邀请田忌一起赛马,借此机会,大胜田忌,赢取田忌不少金银财宝,然后过几天,再找个机会,赏赐给田忌。

    赛马判断胜负的依据,就是采取三局两胜制

    威王,身为诸国霸主,掌控带甲之士百万,自然拥有无数骏马。

    而田忌,虽贵为国公,本身也是有着不少私军,然而无论如何,私军在质量上,或许能够略胜威王一筹,但是在数量上,就远远不及,在绝对的数量面前,质量……也就变得不怎么重要了,所以,田忌的骏马,总是要略逊威王一筹。每一次,田忌都要输给威王大量的财富---田忌也是明白,威王也是心里不爽,才借着这个法子,变相的赢取他财物,对此,田忌也是无可奈何:我的大王啊,你若是看我不顺眼,直接允我告老还乡不就成了,做出这等事情来,真是何苦来哉?

    这番话,田忌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不会当真说出来,就算说出来,威王也不会让田忌告老还乡---所以,这个马,还是要塞下去的。

    这一天,威王再次邀请田忌赛马,却在此日,田忌一位门客,向其引荐了一位谋士。

    此谋士,名为孙膑。

    孙膑拜见田忌,见田忌面有忧色,就问道:“大人因何事忧愁?”

    “唉。”听到孙膑询问,田忌心中一动,我本就愁着如何去跟大王赛马,何不就此机会,来试试这孙膑的本事,若真是计谋惊人,那自当重用,若是水平一般,那就胡乱赏口饭吃,以成全我求贤若渴之名,当即叹息道:“事情是这样的,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孙先生以为如何?”

    那孙膑闻言之后,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在那沉思。

    “是我孟浪了,我困于此事良久,集合麾下所用门客的计谋之力,至今都是没有想出什么解决办法来,这一时之间,孙膑又能想出甚么来?”想到此节,就有些心灰意冷,摆摆手道:“孙先生,此事却也不忙于一时,不如我先找人,安排先生住下休息……”

    话还没说完,却见孙膑作揖道:“国公大人,我已经有法子了。”

    “甚么?”田忌唬了一跳,失声道。

    孙膑道:“按照大人所言,大人的骏马,只是稍逊国王大人一筹,既是如此,不如以大人之下驷与王上驷,取大人上驷与王中驷,取大人中驷与王下驷,如此,则一不胜而再胜。”

    “这个主意……”田忌听了之后,就在心里琢磨,片刻之后,拍大腿道:“先生大才!”然后就带领这孙膑,屁颠屁颠的跑到跑马场上,去同威王赛马。

    果然,三场赛罢,除了第一场告败,余下两场,都是得胜。

    对于这个结果,田忌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也是震惊不已:“这么简单……就获胜了?”而齐威王就更加震惊了,他瞠目结舌,嘴巴张的大大的,似乎都能塞个苹果进去,片刻之后,威王恢复平静,令田忌觐见,询问缘由,田忌一一说了,并将孙膑推荐给威王,道:“倘若陛下重用孙先生,则我大齐霸业,可延续千秋万代。”齐威王深以为然,就重用孙膑,官拜总督天下军马大元帅。然后,再接下来的五十年之中,齐国战必胜,攻必克,打下了浩瀚无双的疆土---

    张守伟将这故事捋了一遍后,就在心里沉思:“策略是好策略,就是不知道这尔冬升是什么实力,却又如何派遣人员上场呢?……这个时候,最为稳妥的办法,就是我方战力最强之人,也就是我,亲自出马,但是我若出马,之后,肯定会面对灵鹫宫的车轮战法,此等战法之下,我又能坚持几合?等到我失败了,那……天工门也就没有希望了。”

    ---其实张守伟心里,觉得最稳妥的办法,还是让陈冬生上场,毕竟这陈冬生来到天工门,也是不怀好意,若是他能跟灵鹫宫干起来,搞得两败俱伤,就好了,这么想着,他就不自禁回头想陈冬生看去,却见陈冬生,脸上似笑非笑,也正看着他,就忍不住老脸一红。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不过就是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那尔冬升就“呸”一声,吐了一口唾沫,喝道:“怎么,你们天工门的弟子都是孬种么,还是说,自觉打不过我,就不敢上台了?若是这样,也不妨事,你们随便一个人上来,我可以让他一只胳膊。哈哈,哈哈!”说着,尔冬升竟仰天长笑起来,尔冬升开始修仙之时,年纪也是颇大了,而且他少壮之时,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看上去脸上也满是沧桑,此刻仰天狂笑,脸上皱纹拥挤到一处,看上去很是狰狞,笑毕,他冷声道:“谁敢上来一战!”

    张守伟拿不定主意,他身后的那些天工门人,也是没人主动出击,眼看着士气就要低落下来。

    “唉!”

    却在这时,幽幽一声叹息传来。

    发出这声叹息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冬生,只听陈冬生朗声说道:“你们怎么都这么怂?开会的那天……我记得曾经说过,有个人,哭着喊着,在大家伙面前指天发誓,说今天上擂台要打头阵。”

    说话之间,陈冬生就搔了搔头发,沉思道:“这人叫什么名字来,是男子汉大丈夫的,快些给我站出来,放心,这只是两派之间的友好切磋,根本不会死人的。”一边说着话,陈冬生的双目中,就射出刀剑一般的光芒,视线在众人面上,一一略过。

    只看到一半,人群后方,一个瓮声翁气的声音低沉道:“是我。”

    随着说话声音,一个光头瘦削汉子,就豁然起身,正是赵鹏,赵鹏双目定定看了陈冬生片刻,眼光复杂,说不出是喜是恨还是愤怒,然后,突然之间,赵鹏的脸上露出痛快至极的表情,呵呵笑道:“兀那台上的小子,不要嚣张,俺赵鹏来会会你。”

    说话之间,赵鹏双脚一跺地,轰隆隆一声响,就拔地而起,往那擂台上飞掠而去。

    赵鹏身在半空,浑身就变得通红,似是铁人,直接给烧红了一般。

    擂台之上,那尔冬升面色平静,一双眼眸,狼一般看着赵鹏。

    十丈距离!

    八丈!

    六丈!

    终于,在两人相距两丈距离的时候,尔冬升突然之间就动了,他一挥手,“锵”的一声,抽出一把精钢长剑来,将剑平挥,一道剑气,将直接向赵鹏杀去。

    赵鹏身在半空,转折不灵,眼看着就要给这道剑气斩中,却见他双臂一封,轰一声,竟激起一团火花来,这火花,形若莲花,划开四瓣,如一盾牌,就将这一道剑气给挡住了。

    下一刻,赵鹏就掠至擂台之上,他也不含糊,直接抡起拳头就往尔冬升的头上砸去。

    拳头未至。

    拳风先至。

    尔冬升的头发飞扬,脸上褶皱的鸡皮,都要给罡风吹平了。赵鹏的这一拳,十分刚猛,一拳就将他与尔冬升之间的空气,给打的一干二净,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在这真空地带的影响之下,尔冬升不由自主的就往赵鹏的拳头上迎去。

    甚至赵鹏的拳头之前,都有一个由火焰组成的拳头淡影出现。

    面对如此情况,尔冬升怡然不惧,他右手擎剑,左手托在剑上,举剑一封,“哐当”一声巨响,就将赵鹏的拳头给封住。

    轰隆!

    炸裂声音传来。

    两人之间,惊现出气浪,气浪向四周散去,却是给擂台周围的封禁给挡住了。

    “啧啧……”

    就在众人因为两人交战情况之激烈而震惊不已的时候,天工门看台之处,突然传来一声冷笑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