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轮回神帝 > 门派争霸 章二十八 公平的世界
    “很好很好,直言无忌,这才是我们修真之人应有的态度。”说话之间,唐三招呼两人进来,他指着桌子上的茶壶、水杯道:“桌上有茶有杯,若是想要喝茶,就自己斟茶。”

    “我来斟茶。”陈冬生上前一步,拿起茶壶,给何向斟上一杯茶,“有事弟子服其劳,有弟子在,哪能让师父自己斟茶。”

    将茶双手奉给何向,然后又给自己斟了一杯,入口一品,夸赞道:“入口微涩,回味却是甘甜。这是好茶……师爷爷,这是什么茶?”

    “此乃密云龙茶。是地方上,进贡给宋朝皇帝喝的御茶,很是难得。”唐三道,言语之中,颇为得意。

    “什么?这是给皇帝喝的茶,那我得再尝尝。”陈冬生举起手中的茶杯,一口干了,然后又倒了一杯,叹道:“不错,果然皇家御品,味道非凡。”

    何向以手扶额,道:“你这样喝茶,跟牛饮何异,怎么能品得出来好坏?”

    唐三却是挥挥手,示意无妨。

    等陈冬生慢慢喝完这杯茶后,唐三开口问道:“小冬生,你本事很大啊,说说看,是如何将蒹葭伤势治好的?”

    “师爷爷,给蒹葭疗伤,很是简单,她是神魂中毒,我乃神念师,只需将自己的神识,连同一部分精神力量,催发到蒹葭识海里,锁定毒素,直接拔除了即可……”接下来,他就将如何给蒹葭治伤,用了多少珍贵药材,事无巨细,都说了一遍,却把他将拔出掉的神魂之毒,给收集起来这件事情,隐瞒下来。

    说完,陈冬生就总结道:“其实我也是恰逢其会,任何一个神念师,都能够做到这些,最为重要的,还是张长老搜集的那些药材。”

    “原来如此。”唐三捻须点头。

    那唐三瞥了陈冬生一眼后,沉吟片刻,又问道:“小冬生,我还有一事不解:按照境界来说,你虽然只是一品巅峰的武士,但却实力超群,便是等闲先天,也不是你的对手。并且,进入先天之后的修炼法决,好多名门大派,都是没有,那些老牌的先天修士,虽然修炼路上,也是盲人过河,独自摸索,但是毕竟积累下来一些经验。所以按照你的实力来说,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应该找一个有着深厚底蕴的门派,比如说灵鹫宫,去这样的门派,才能得悉今后的路怎么走,可是……你却为何选择了天工门?”

    陈冬生想了想,沉声说道:“因为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什么路?”

    “王者之路?”

    “什么是王者之路?”唐三不解问道。

    不但唐三不解,就连何向也是懵逼了。

    懵逼之后,何向的眼睛一翻,心中想道:“王者之路,他……不会是有不臣之心,想要起兵造反当皇帝吧,不过这皇帝在世俗之中,虽然权势滔天,但是在修真者眼中看来,也不过尔尔,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唉,真是叫人头疼,苍天啊……我是犯了什么错,怎么找来这样一个徒弟?”

    陈冬生微笑,继而解释道:“师爷爷,师父,我要想你们道歉。”

    道歉?

    唐三跟何向一时之间,都不明白陈冬生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听陈冬生继续道:“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这个身份已经跟张长老坦白了,却不知道张长老有没有告知你们。”

    “什么身份?”

    “我,天神教的教主。”见两人的反应,陈冬生就知道了,他乃是天神教教主这件事情,张守伟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旋即,他就将天神教的教义主旨,又详尽解释了一遍,并稍微透漏出来,他想要收编天工门,将天工门纳入天神教的体系之中。

    听了陈冬生的话,唐三何向面面相觑,唐三也是罢了,他只是觉得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但是何向内心的感觉,却又十分不同,此刻,他的内心深处是崩溃的:“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呀,上天你要这么惩罚我?……”

    陈冬生继续说道:“天下修真之人,高高在上,地位何其高贵,这是因为什么?不过是因为他们有着修真天赋,并且,凭借这天赋,踏入修行路后,在遇到桎梏瓶颈之前,破境如同喝水,每突破一次境界,实力就会有很大的提升。因此,归根结底来说,修真之人地位高贵,其实凭借的并非是天赋,而是实力。所以,这样的世界,很不公平,我此刻的追求,就是想让这个世界变的公平起来,每个人,都能获得超凡的实力。”

    唐三品一口茶,略微点头。

    而何向却是浑身一震,接着表情复杂的看向陈冬生。

    他原本生于微末,家里很是贫困,父母乃是佃户,租种地主家的土地。那一年,他的家乡大旱,而大旱之年,必有蝗灾,他们家种植的粮食,先是大旱减产,接着就给蝗虫吃了,近乎颗粒无收。这个时候,就连吃饭都是问题了,他的爹爹,为了渡过今年的荒年,并且准备明年种地所需的种子,他爹爹,就来到地主家里,想要跟地主求情,让地主宽限一下今年的地租,同时,借给他一些粮食。

    那知道地主知道他的来意之后,呵呵冷笑两声,阴沉说道:“这个……地主家里,也是没有余粮啊。不过,我听闻你的大女儿,很是貌美,今年十六岁了,还不曾许配人家,你也知道,老爷我年纪都快六十了,但是还没有产下一男半女,真是后继无人啊。你的女儿,翘臀圆润,两腿修长,一看就是好生养的女子,不如许配给我作妾,这样的话,你我就是一家人了,些许地租,有算得了什么?就给你免了!”

    何向爹凛然一惊,看了地主一眼,为难道:“这如何使得?俺的女儿,正是花朵一般的年华,许配给你,可不是糟蹋了。罢罢罢,俺再想想办法,怎么也不能短了你的地租。”

    说完这话,何向爹就要离开。

    那知道地主冷笑道:“方圆百里,都是我的佃户,他们都要绝产饿死了,你还能问谁借?我看中了你的女儿,是你女儿的福分,也是你的福分,不乖乖将你的女儿送来,也就罢了,居然还说许配给我,是糟蹋了你的女儿。你如此贬低于我,可是活够了?来人呐,给我将这老狗打出去。”

    就这样,何向爹的腿,生生给地主打断了。

    然后地主厌恶的看着何向爹,说道:“拖出去,快点拖出去,在这里真是碍眼。”

    将此事办完之后,那地主心生恶念,又遣人去抓捕何向的姐姐。

    那些仆人,奉命出发,到了何向家里,恶魔一般,连打带砸,将何向家砸的一片狼藉。

    那些恶仆之中,就有一人,排众而出,去抓何向姐姐,何向的娘上前阻挡,给恶仆照着肚子,使劲一脚踹开,何向的娘登时口中吐血,趴在地上,不能动弹了,但她仍旧用断断续续的声音,悲声控诉道:“你们这群天杀的,如此作恶,一定不得好死。”

    何向的姐姐,见母亲受伤倒地,连忙上前救助。

    觑的这个时机,那恶仆一把抓住何向姐姐的头发,淫/邪笑道:“果然是个小/骚/货,等到老爷将你玩弄够了,少不得给兄弟们乐呵乐呵。老爷年纪大了,身体虚了,干那事已经不成了,你肯定享受不到做女人的快活,还是等着兄弟们让你欲仙欲死吧。呵呵。”

    听着这淫邪的话,何向姐姐吓得哭起来,直接说不出话来。

    而何向娘,也是留下痛苦的眼泪,悲声道:“你们这帮该死的畜生!”

    却在这时,何向突然从房屋里冲出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这菜刀很沉,他都拿不起来,却勉力支撑着,大人一般说道:“你们这群恶徒,放开我姐姐,我爹说过,我是家里的男子汉,爹不在的时候,就由我来保护娘跟姐姐!”

    那恶仆看了何向一眼,忽然哈哈仰天长笑起来,恶仆道:“你这小崽子,倒是有志气。那我今天就成全了你,俗话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日若不杀你,留待以后,说不定就是麻烦。”

    说话之间,恶仆伸脚一踢,地上的一块小石子,就给踢飞起来,嗖一声,那石头就砸向何向的额头。

    小石子去势紧急,若是砸中何向,只怕能将何向的脑浆子给砸出来。

    “不要!”

    何向娘跟何向的姐姐,见到眼前一幕,都是凄厉喊道。

    而那恶仆却是一脸得意神色,在那里呵呵冷笑。

    “唰!”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见一道流光略过,呼啸风声中,流光追上了那块小石头,噗的一声,将小石头打成齑粉。

    紧接着,众人眼前一花,一个中年男子,飘然而至。这中年男子就是唐三了。唐三路过此地,忽然心血来潮,感受到这里有一个颇有修行天赋之人,就顺着心意而走,来到这里,救下了何向一命。而何向,也就是他冥冥之中,所察觉到的,那个有修行天赋之人。救下何向之后,问明白事情起因,唐山目眦欲裂,就将地主老财给杀了,又将何向爹的腿给接上,然后开仓放粮,救济附近佃户。最后,在征得何向家人的同意,将何向带上了领袖峰,开启了何向的修真之路。

    也就是因此,何向年纪幼小的时候,很是过了一番苦日子的,等到成为武士之后,也知道拥有实力之人,所过的生活是什么样。

    陈冬生刚才的言语,“所以,这样的世界,很是不公平,我此刻的追求,就是想让这个世界变的公平起来,每个人,都能获得超凡的实力。”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何向的内心。

    何向就不禁问道:“陈冬生……你所说的想要这个世界变得公平起来,到底如何实现?”

    唐三看了何向一眼,若有所思。

    陈冬生则是兴奋说道:“就靠咱们天工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