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轮回神帝 > 门派争霸 章十二 再打井超
    良久。

    张守伟方缓缓道:“说完了?”

    “是,说完了。”陈冬生点点头。

    “你不觉得应该向我做一些交待么……”张守伟沉声道:“我那徒儿,既然是不知进退,先是冒犯了小唐,接着又屡屡压迫与你,这才给你打的不知生死。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虽然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不过,这里有这么些人见证,你的师爷爷,小唐,又素有天工君子之称,想来在这件事情上,你是不会也不敢欺瞒与我。那他落得此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这件事情,就此过去,再也不提。不过……”

    张守伟眼中,突然射出锐利眼光,仿佛出鞘长剑,斩向陈冬生:“但是,你却将我费尽千辛万苦,好容易才获取到,能够滋补神魂,对我这神魂有伤的垂暮老人来说,不啻于救命仙丹的‘草还丹’给吃了,这笔账,我倒是要与你好好算上一算了。”

    “不知道张长老,想怎么跟我算呢?”陈冬生问道。

    “呵呵。”张守伟微微一笑,道:“还能怎么算……你无心之下,坏了我的生路,那就是要拿出相应的补偿来。不然的话,我就只好厚着脸皮对你一个毛头小子出手了。却不知道我年纪衰老,还能不能举刀一战了……”

    言下之意,竟然不胜唏嘘。

    这番话说出来,一时之间,陈冬生未置可否。

    就听唐三突然道:“张长老,这陈冬生是我徒孙,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陈冬生昨日才进入咱们天工门,却是我的弟子何向,没有跟他将一些禁忌事项说明白,才致使陈冬生做出这番事情来,铸成大错。何向是我弟子,陈冬生是我徒孙。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张长老,你想要什么补偿,不妨说出来的,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唐三都一力承担!”

    “呵呵。”张守伟笑道:“小唐,你可想好了,生命宝贵,时间无价,你的徒孙,他做出的这番事情来,需要承担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这时候,周围的那些人中,有些人就若有所思。他们约莫能有七八个人,也是其他派系的一些领头人物,听了张守伟的话语,略一沉思,就明白过来:“这个老狐狸……是要借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来除掉唐三这一脉了。唐三这一脉,人数虽少,但是不论唐三还是何向,都是天工门中的翘楚人物,如今,新加入的这个名字叫做陈冬生的青衣少年,要论武力值,也是爆棚啊。如此一来,这一脉势力,倘若不加遏制,势必会飞快的成长起来。而他们的实力成长起来,无形之中,我们的实力,就会削弱。”

    心中存了这个想法,张守伟那番话说出来,就仿佛是一块肉骨头,迅速就将这些人心中的豺狗念头,给引了出来。

    就有一人,头上戴着高冠,高冠乃是金属制成,身上穿戴着半是皮革,半是金属的盔甲,咳嗽一声,越众而出。这人出来之后,先向张守伟问好:“张长老,身子安康?”

    张守伟道:“原来是井超啊,谢谢你还挂念着我这糟老头子,我的身子骨,原本还是好的,可是突然之间,就不好了。”

    井超闻言就叹了一口气,接着转过身,看向唐三,怒声道:“唐三,你口口声声说是要上刀山、下火海,可是这些有用么,张长老,可是咱们天工门第一人,在灵鹫宫的重重围剿之下,咱们天工门还能支撑下去,多亏了张长老从中斡旋。当务之急,是要想一个法子,能够再找到一些成熟的‘草还丹’……或者找到一些替代/办/法。若是都不成……”井超冰冷的目光,看向唐三,道:“那个时候,你再上刀山、下火海吧。”

    唐三为之语塞。

    “啪啪啪!”

    又有一人,抚掌而出,慷慨陈词道:“井师兄说的很多。附议。”

    唐三看的分明,这人是王振勋。

    王振勋开了个头,很多人都是纷纷表明态度。

    “我赞同。”

    “附议。”

    “井超所言甚是。”

    ……

    此刻在场的,天工门中一些有头有脸的人,都表示赞成。

    这时候,就听得王振勋道:“不过,这‘草还丹’乃是天材地宝一级的宝物,得来殊为不易,当年为了找这‘草还丹’,阖门上下,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也是没有找到,还是张长老的高徒云千里,在机缘巧合之下,这才得到一株‘草还丹’植株,辛辛苦苦,养到现在,眼看到了成熟时候,却……”王振勋摇了摇头,叹息道:“眼下,想要再找到成熟的果子,唉,只怕是难啊……”

    “正是,正是。”

    “除此之外,可有什么其他法子?”

    “对啊,张长老这一生,都可以说是奉献给了咱们天工门,可不能……”话到此处,这人自知失言,连忙转换话题道:“大家还是快些群策群力,抓紧想办法为是。”

    “对对。”

    听了这些人说话,张守伟忽然看向井超,道:“小井,你可有什么主意?”

    听到张守伟向他问话,井超“啊”了一声,连忙说道:“张长老……我倒是真有一个想法,不过,这个想法有些残忍阴毒,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张守伟笑眯眯道:“这个无妨,你先说来大家听听。”

    井超脸上现出为难神色,迟疑片刻,这才长吐一口气,毅然道:“既然如此,我就将这浅见,说给大家听听。”

    他视线投向陈冬生,拱手说道:“这位师侄,对不住了。”

    陈冬生笑笑,淡淡道:“没关系。”

    井超这才说道:“据我所知,我们吃了药物之后,并不能立时吸收药力,这药力都击中在经脉血液之中。现在既然是这位陈师侄误服了张长老的药材,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将陈师侄体内的鲜血,取出了大部分---当然,这取其鲜血,也是要有一个度的,我观陈师侄,境界虽底,但是实力不错,是一个好苗子,我们万万不能取血过度,伤害了他。”

    说到这里,井超先是看向张守伟,问道:“张长老,您以为……这个法子如何?”

    张守伟“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井超就知道了张守伟的态度,当下一笑,解释道:“张长老,我所说的这法子,虽然看上去残忍---但是照眼下看来,对于张长老您……还有唐三、陈冬生来说,都是最好的办法了。既能给张长老去除陈疾……”

    接着,转头看向唐三:“也不用唐师兄你去上刀山、下火海。”

    最终,井超看向陈冬生,悠悠叹一口气,道:“但是陈师侄,这个主意,对你来说,就有些不好了。不过……这祸事既然是你招惹来的,自然也就需要承担相应后果,而且我也说了,虽然是抽取你的血液,但是我们会有度的,不会伤害你的天赋。”

    井超此话,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这是在糊弄陈冬生,既然是抽取大部分鲜血,又怎么不会伤根动骨,况且大家都不愿意见唐三一脉做大,妨碍到大家的利益,在抽取鲜血的时候,又怎么不会大动手脚?

    “呵呵。”陈冬生笑了笑,道:“你说的这主意,极为不错,可见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井超大喜道:“怎么,你答应了?”

    “答应?”陈冬生失声冷笑道:“你莫非失心疯了,这样的条件,我怎么会答应。”

    说话之间,陈冬生的精神力量,从眉心涌出,在他的头顶之上,结成了一只大手,五指宛然,紧接着,大手“轰”的一声,攥成拳头,就轰向井超。

    “好狗胆!”井超眼见精神力化成的拳头,宛如泰山压顶,直接捶向他,也是悚然一惊,陈冬生是如何将云千里打的生死不知的,他可是历历在目,看的一清二楚。他本身修为、实力,可都比不上云千里,此刻就怒吼一声,头上戴着的高冠,忽然之间,喷涌出霞光,霞光化成一面盾牌,横在头顶之上,就想挡住陈冬生的拳头。

    陈冬生一言不合,挥拳就上,算得上是偷袭。在偷袭之下,井超处变不惊,体内真炁,通过头顶高冠,转化成一面盾牌,虽说是在跟后辈争锋,采取手势,面子上不好看。但是大家也是心知肚明,依照陈冬生表现出了的战斗力,在场的众人,大多数可都不是他对手,仓促之间,能够接下这一招,也是十分不错。

    “你这小子,暗中出手,偷袭长辈,真是不知好歹!”就有人呵斥陈冬生。

    不过,更多的人,却是赞叹井超应变之快。

    “不错不错,井超这一手耍的很遛,看来是练功不辍。”

    “通过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井师兄的战斗意识很好,值得我们学习。”

    却在这个时候,一声清亮的耳光声音响起来。

    “啪!”

    就见井超的身躯,打着旋儿飞走了,在他身后,还留下道道血花,血花之中,夹杂着如玉碎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