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轮回神帝 > 正文 章七十五 藤蔓吃人
    见此情形,郑剑甚惊:“他一人身上,怎么带了这么多飞刀?”

    当即神色一变,手中长枪倏然之间,变成圆盾。他将圆盾放在身前,护住周身要害。

    铎铎!

    刀龙划过圆盾,发出钝响。

    擂台之下。

    陈冬生看着两人的争斗,也是若有所思,上三品的武士,竟是这般争斗。他虽然没有真炁,使不出这样的神通,但是他还是神念师,精神力外放,也是可以凝结成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镋、棍、槊、棒、拐、流星锤,用来攻击敌人。

    可以说,此番观战,陈冬生受益匪浅,在他的面前,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徐徐展开。

    不过下一刻,陈冬生就又苦着脸,撮牙花道:“唉---当务之急,还是得找个办法,离开这里。”

    保皇距离陈冬生甚近,他驴耳朵一动,就听到了陈冬生说的话语,当即双眼一瞪,低声问道:“教主,为甚么要找个办法,离开这里?”

    陈冬生低声道:“噤声。”

    保皇会意,在走近一步,几乎就是要贴着陈冬生了。

    就听陈冬生低声说道:“我看这个南海鳄神,不像是上古神族,而是一个妖魔。”

    保皇失声道:“甚么?”

    陈冬生解释道:“你看---第一,他自称是鳄神,但是咱们称呼他的童子、童女为仙,那两个小东西,根本就没有反应,可见他们对神、仙的区别,并不是很看重,据我所知,神者,乃是天生为神,而仙,却是人族,经过修炼,最终修成的一个境界。第二,你琢磨一下,他搞得这次收徒规则,首先是要武力最强之人,这武力最强之人,却又得经过擂台生死战决出,这样搞来搞去,最终只能剩下一人啊。就凭这两点,这个南海鳄神,也不会是神族。”

    说话之间,陈冬生环视四周,只见四周的那些人,脸上都带着狂热的表情,似乎对南海鳄神的传承,极为看重。陈冬生心里就有些奇怪:“他们这是怎么了,南海鳄神的传承,有这么重要么?”

    他却不知道,他之所以看不上南海鳄神的传承,却是因为在他体内,有轮回天轮,轮回天轮超过南海鳄神,不知凡几。但是在他身旁的这些少年,并没有如此底蕴,看中南海鳄神的传承,也是情理之中了。

    保皇听了这话,赞同道:“是了,他一定是妖族。”

    却在这时。

    啊---

    咣当!

    陈冬生循声瞥去,望见擂台之上,在刀龙的攻击之下,郑剑手中盾牌虽然安然无恙,但是刀龙划过盾牌之后,竟然回转,郑剑躲避不及,刀龙袭身,诸多飞刀将他身上的血肉切割下来,疼的他仰天长呼:“啊---”

    接着,就有几把飞刀,卡住了他的骨头,将他带下擂台,重重的惯在地上。

    紫霞道人一脸肃穆,慈悲道:“无量天尊。”

    童子、童女嘻嘻笑道:“这位黄衫道人,果然厉害。其他人,可有不服的,上来挑战他。”

    话音未落。

    倏!

    一道灰色影子,就跃上擂台,却是一个灰衣少年,少年看着紫霞大人,冷声道:“我乃是星宿派明月心,特来杀你。”

    这人好狂。虽说此擂台乃是生死擂台,既分胜负,也分生死,但是这么说来,就显得刺耳多了。

    紫霞道人冷笑道:“想要杀我,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两人说话之间,就居然出手。

    紫霞道人之前发出去的那些飞刀,一口一口,都重新回到了刀丸之中,手里依旧是一杆大枪。

    而明月心,手里却拿着一把怪异的弯刀,那弯刀的弧度极大,竟似一个圆环。

    “给我死!”紫霞道人,也给这明月心气得不轻,手起一枪,刺向明月心的咽喉,喝道。

    当!

    明月心的弯刀一摆,就将紫霞道人的长枪架开。但是他也感觉出来了,紫霞道人力大招沉,绝不是易于之辈。

    紫霞道人凭借这一枪,也感觉出来了,明月心的肉身之力,并不强大,此地怪异,可以压制真炁,交手之间,只能凭借肉身的力量,明月心就这点本事,也敢上前,真是找死。

    “哈哈。”

    紫霞道人纵声长笑,抡起长枪,大开大阖,不住的砸向明月心。

    明月心不住格挡。

    当当!

    当!

    当当当!

    “明月心,你不是贫道的对手,这就跪下受死吧!”

    十数枪过后。

    明月心委顿不堪。

    但是听了紫霞道人的话,明月心微微一笑:“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却在这个时候,紫霞道人忽然觉得手里有些酸麻,接着胳膊也开始变得酸麻,他低头一看,只见一道黑气,迅捷无伦的从他手上,蔓延到小臂、胳膊,接下来,他只觉心肺之间,咳嗽的厉害,说不出的难受,哇的一声,张口吐出很多坏血。

    坏血颜色乌黑,发出腥味,中人欲吐。

    倘若是在平时,紫霞道人还可以借助真炁,将体内的毒药炼化排除,但是在这地宫之中,真炁根本就没法运转,所以,紫霞道人吐了这一口鲜血之后,伤势根本压制不住,越来越严重,顷刻之间,接连吐了数口鲜血,气息萎靡,倒地死去。

    明月心阴阴笑道:“果然用毒才是王道。”

    他站在擂台之上,从怀中掏出大把的药材,直接塞到嘴里,咀嚼咽下。

    不过,经此一战之后,虽然吃了不少伤药,但是明月心的伤势,依旧颇重,他想:“我不能再在擂台上待下去了,这就得走,不然的话,此刻再上来一个人,直接就能将我给灭了。”

    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举步往擂台下走。

    忽然之间。

    歘歘歘!

    擂台之上,快捷无论的长出了数道藤蔓一样的东西,不过,陈冬生隐隐望见,这藤蔓上密布鳞甲,好像是什么妖兽的尾巴。

    藤蔓婉转腾挪,噗噗声响中,那数道藤蔓,都是插在了明月心的身上。

    “啊---”

    明月心长声惨呼。

    随着他的惨呼。

    陈冬生就看见,明月心的肉身,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迅速的枯萎下去,就好像是一包安慕希,给人插了根吸管进去,三口两口,就给喝干了。

    “卧槽,擂台竟能活过来,而且杀人手法如此诡异。”陈冬生心中暗忖:“果然,这南海鳄神根本不是神族,神族跟我们人族结盟,哪能视我们人族的生命如草芥?况且神族的神通,应该光明正大,这厮,断然是上古妖魔。”

    啪嗒!

    就在陈冬生暗暗思忖的时候,那藤蔓将明月心吸成了干尸,一振,就将明月心的尸首,抛在了擂台之上。接着,藤蔓缩回到擂台中去。

    童子跟童女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哼。上了这擂台,就要一直在这擂台上战斗到死,除非你是最后一人。想要半途而废,就得死!”

    他们的脸上,露出阴鸷的神情,环顾当场,喝问道:“还有谁,想要成为鳄神的入室弟子,这就上擂台吧。”

    可是见了擂台上两人的惨状,打到一半的时候,也不能下去,那里还有人敢再上擂台?

    他们局促不安,逡巡不前。

    片刻之后。

    擂台之上,还是空无一人。

    擂台之下,那些各门各派的弟子,都后退了数步,距离擂台,有了好大一段距离。

    童子、童女冷冷说道:“好,很好。你们既然都不上擂台,那就是看不起鳄神了,不想成为鳄神的弟子了。如此的话,鳄神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歘歘!

    童子、童女说话之间,擂台四周,先前出现过的那些藤蔓,再次出现。

    藤蔓碧绿。

    其上有着无数的鳞甲,鳞甲之上,生有倒钩,在鳞甲的末端,还有一个圆洞,圆洞的四周,密布着吸盘,圆洞里面,黑黢黢的,密布着一排排的尖锐牙齿,就跟磨盘一般。

    藤蔓纵横开阖,抓住靠近擂台的那些人,就跟钓鱼一般,将这些人抛洒在空中。

    下一刻。

    这些人也就跟被插了吸管的安慕希一样,迅速干瘪下来,成为干尸。

    这些干尸,在藤蔓的带动下,就如提线木偶一般,手舞足蹈。

    并且,这些干尸笑嘻嘻的道:“你们不想成为本尊的弟子吗?成为本尊的弟子,好处大大的有,各种灵丹妙药,通天功法,应有尽有,你们不馋么?”

    众人见了这样的场景,无不背后生寒,毛骨悚然。

    这那里是机缘,这特么的简直就是噩梦。

    藤蔓一振,将干尸抛下,再次缠住其他的人,顷刻之间,又将这些弟子,给吸成了干尸。

    早在之前的时候,陈冬生就退到了众人身后,此刻,他虽然一时无虞,但是心中也是焦急,地宫已然给密闭起来了,如何才能逃出去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宫之中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寥寥数人。

    保皇跟柳如玉,一直都在陈冬生身后,保皇一张驴脸上,还看不出表情来,但是柳如玉一张俏脸惨白,双目中泪光莹然,足见吓的不轻。

    众人辗转腾挪,躲避藤蔓的捕捉,但是却愈来愈困难,

    陡然之间,陈冬生转念一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能不能将这整座地宫,当做祭品,献祭给轮回天轮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