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轮回神帝 > 正文 章十四 替天行道
    陈冬生来不及仔细考虑,竖起钢刀,横在身前。

    锵~

    赵健的铁剑,重重击在陈冬生钢刀上。

    陈冬生只觉手臂一震,然而除此之外,也并没有其他影响。陈冬生心念电转,忖道:“看来在这无法天地,这些修真之人,没法动用道法神通,既然如此,那他们可不是我的对手。”陈冬生眯眼看向赵健,只见赵健一击没有建功,脸上露出惊诧之情,陈冬生心里呵呵冷笑:“小子,今天有你好看!”

    赵健一剑未果,当即撤剑,身躯拧转,手中长剑再次刺向陈冬生咽喉,陈冬生施展出铁板桥,身躯后仰,赵健这一剑就落空,陈冬生呼的挥舞钢刀,切向赵健两臂。

    这一招有个名目,叫做星河逆流,是以弱击强、以下迎高的绝妙招式。

    但见刀光如河,滔滔不绝,炫人眼目。

    赵健心中一惊,连忙回身,想要躲过此刀。

    陈冬生左手大拇指扣住食指,手指一弹,弹出一缕劲风,豁然是弹指神通功夫,这一缕劲风倏一声,如同利剑,刺中赵健右腿足三里穴。

    赵健右腿一麻,差点没有立时跪倒在地,就在这时,匹练一般的刀光,由下而上,划过赵健的双臂。

    嗤~

    吧嗒~

    赵健的双臂齐肘而断,跌落下来。其中一只手上,还紧紧攥着铁剑。

    鲜血滋滋喷涌,赵健长声惨呼。

    他嘶声道:“你好狠辣的手段,将来有一天,我必定杀你报仇!”

    陈冬生呵呵冷笑道:“可惜的很,你已经没有将来了。”

    说着横推手中锯齿钢刀,猛然斩向赵健咽喉。

    赵健怒道:“你敢——”

    楼听雪惊道:“陈兄,不要——”

    徐英雄以手拍斧,赞叹道:“真是好汉子!”

    白洁媚声道:“杀伐果断,这才是奴家看中的男人,嗯~见到你这么霸气侧漏,奴家心都酥了,芳草萋萋,都湿透了~”

    嗤~

    噗~

    钢刀划过脖颈,人头滚落在地,腔子中的热血,喷涌出数尺之高。

    在场众人,除去徐英雄、白洁,其他的人,不论是神教弟子还是昆仑虚弟子,见到眼前一幕,都呆了,神教弟子心想:“这青衣少年是什么来头,怎地杀了我神教弟子,杀了我神教弟子也就罢了,怎地接着杀了昆仑虚的一个小崽子,这样一来,不是将神教跟昆仑虚,都给得罪的死死的了,就不怕我们双方事后追杀?”

    而昆仑虚弟子也同样在想:“这厮真是……做事丝毫不留退路,既杀魔教贼子,也斩我昆仑虚弟子,他背后有什么了不得的靠山么?不过,既然得罪了魔教跟昆仑虚这两尊庞然大物,就算他的靠山有通天手段,只怕也难以庇护得了他?”

    楼听雪心里如同乱麻一般:“这……这……陈兄先是杀了冯雷,这又杀了赵健,冯雷被杀,乃是罪有应得,可是这赵健,只说是领教一下高招,并没有说要觉出生死,陈兄怎地下手如此狠辣,而且这样一来,即便他有神念师的天赋,只怕,也难以拜入我派了。唉,这可如何是好……”心里不住碎碎念。

    王师姐戳了戳楼听雪,喃喃道:“楼师妹,你这是上哪招惹的小恶魔?”

    陈冬生肩膀上,那小女孩咯咯笑道:“咿呀咿呀,妈妈棒棒哒~~~”

    听到小女孩话语,陈冬生脸上一僵,他看到周围人尽皆呆滞,心道这可是脱身的好机会,当即抱住小女孩,施展一苇渡江,身形几个起落,已然横渡出此地,他大声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改日再见……哎呦!?”

    他横渡出去数十丈,忽觉得又撞入一堵无形气墙,讶然惊叫一声,就觉眼前景色变幻,等到视线清晰,定睛一瞧,居然又来到莲花村,而且就在莲花村妖人村长诸葛雷家的大门外。

    而他的那头瘦削毛驴,居然也在此地,正瞪大一双驴眼看着他……手中抱着的小女孩,毛驴见到小女孩,脸上现出惊讶愕然表情,怪叫两声,意思是说:“你这厮,怎么这么不检点,这才出去一趟,就给老子搞出一个小姑娘来,你……你是*么?天可怜见,你都有女儿了,而老子这几个月来,连头母毛驴的影子都没见,真是人驴待遇不同。”

    陈冬生哪里懂得瘦削毛驴的两声怪叫,竟然包含这么多讯息,他左右看了看,奇怪道:“那张文秀没听到我话么,要照顾好你,我干了诸葛雷后,就会回来找你呀?”

    毛驴乜看他,驴头向诸葛雷家晃了晃,嗷嗷驴叫几声,陈冬生脸色一沉,低声道:“那诸葛雷回来了?张文秀也在此地?”

    毛驴点点头,虽然不能说话,但是也在心里腹诽:“走的时候牛逼哄哄,胡吹大气,说什么杀了诸葛雷就来,实际上呢,还不是没有杀得了诸葛雷,而且还让诸葛雷先回来了,诸葛雷回来之后,就怒气冲冲的将张文秀掳来,说是一定要好生炮制一番,叫她尝尝欲仙欲死的滋味,还连累老子给诸葛雷踢了几脚,真是晦气!——哎呦不好,那张文秀可被混蛋诸葛雷拉进去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了,只怕……”毛驴想到恶劣出,浑身一抖,当即低下头来,拱着陈冬生的腰,把陈冬生往诸葛雷家撵。

    陈冬生哎呦说道:“你这死驴,不要抵我,我自己会走。”

    他怀里的小女孩咿呀说道:“妈妈妈妈,毛驴不乖,杀了吃肉。”说着,咧嘴呵呵发笑,露出一口锋利牙齿,还有口水滴落。

    毛驴只觉遍体生寒,心里嘀咕道:“好狠的小女娃啊~”

    陈冬生快走两步,不让毛驴抵着他腰,转过身来,将小女孩放在毛驴背上,嘱咐道:“老实待在这里,不要乱动。”

    小女孩咿呀咿呀两声,意示知道了。

    陈冬生微微一笑,手中锯齿钢刀舞了个刀花,一刀砍出,刀光纵横,将诸葛雷家的大门一刀给砍了个稀巴烂,他纵身跳进院子里,舌绽春雷道:“兀那诸葛雷,小爷又回来了!”

    哗啦~

    哐当~

    诸葛雷家,只有一进院子,进去之后,坐北朝南的,便是正房堂屋,左右分别是东屋、西屋,正南方向,是围墙跟大门,并没有盖南偏房。

    陈冬生这一声断喝之后,只听得堂屋里发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声,接着堂屋的房门打开,诸葛雷穿着裤子,精赤上身,走了出来,他的身上兀自还有不少伤口,鲜血淋漓。

    陈冬生视线越过诸葛雷,向堂屋中看去,只见堂屋里居中安放着一张桌子,张文秀只穿亵衣,趴在桌子上,屁股朝外,远远望见,只见她两瓣屁股圆润肥美,亵衣上有不少破碎之处,透过这些缝隙,可以看出张文秀肌肤胜雪、爽/滑鲜嫩,她浑身肌肤,有不少地方红肿隆起,足见诸葛雷之前说的话不假,果然正在炮制张文秀,而张文秀的小姑子,此刻居然也在一旁,不着片缕,正一脸兴奋的看着张文秀。

    诸葛雷缓步走出堂屋,他脸色狰狞,诸葛雷喝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跟我作对?你是想要钱么,只要你说出数目来,我诸葛雷双手奉上,若皱皱眉头,不算是好汉。”

    陈冬生冷笑连连。

    诸葛雷道:“怎么?”

    “我在想,诸葛村长好生大方呀,不过你双手奉上的这些钱,原本是打算供奉给恶虎的吧?想必这些钱的来源,也是从莲花村的村民手中,一点一点的搜刮而来。有一个词语,是用来形容这种钱的,是什么词语来?”陈冬生做沉思状,右手食指在额头上轻点,点了几下方道:“是了,这个词语叫做‘民脂民膏’。”

    陈冬生正色道:“民脂民膏,乃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取之何忍?你身为莲花村的村长,一村之长,就应如父如兄,守护一方,处处为莲花村的村民着想——可是你现在做的事情,哪里配得上村长两字?如此德不配位,你心中难道不惭愧么,倘若你心中有那么一丁半点的惭愧之意,就自行了断吧,我留你一具全尸;如若不然,那我就只好替天行道,用此刀斩下你的狗头,用来慰藉莲花村的阖村老小。”

    说着,陈冬生将锯齿钢刀提了起来,平举到胸前,伸指一弹,钢刀嗡响。

    “想让我死,得看你有没有本事。”诸葛雷眼中精光爆射,就要将食指伸到嘴中咬破,若非情势危急,他也不愿意再次兽化,接连两次兽化,对他来说,负担也是不小,直接消耗生命本源,然而此时此刻,即便是他兽化,也不过是堪堪能够逃脱出去,保命而以。

    诸葛雷心中恨极,心想此番逃脱之后,一定要找到神虎大人,让神虎大人亲自出手,干了这个青衣少年,好好的出一出胸口这股怨气!

    不过,他想多了。

    青衣少年身影一闪,直接施展一苇渡江。

    诸葛雷只觉眼前一空,陡然失去了陈冬生的身影,他暗叫一声不妙,刚想夺路而逃,就觉咽喉一冷,眼前景象翻转变换,只听得陈冬生冷冷说道:“我不知道你信奉的邪神到底是谁,但是他对你绝对没按好心,传授给你的兽化之法,太过粗糙,变换太慢,上一次我是有心看看,你这秘法有甚么古怪,这才给了你足够的时间,这一次,你还是直接去死吧。”

    听完这话,诸葛雷双目不甘的阖上,临死之时,他悠悠回想,或许那个时候,神虎大人威胁我,要让我投身地狱,万劫不复的时候,我不应该在神虎大人面前妥协,那时候死了,也算英雄,现在这样屈辱的死了,又算什么?想着想着,诸葛雷的意识终于消散,而他的一缕灵魂,却被缓缓拉扯进一处神秘所在。

    青衣少年斩下诸葛雷的头颅,并没有止步,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堂屋,锯齿钢刀拖在地上,发出哐啷声音,并在地上划出一道血线。

    张文秀依旧趴在桌子上。

    而她小姑子看着青衣少年拖刀而来,吓得浑身颤抖,发出战栗一般的呻吟:“求求你,不要杀俺,绕俺一命,俺什么都能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