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总裁追妻套路深 > 第471章 肯定想囡囡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奕映月点了点头。雍昊将手机放在了她的耳边。

    雍昊按了接听键。

    “囡囡!喝了多少?”雍烈问道。

    “没喝多少。”雍映月回答。

    “声音很困?”

    “唔,打算睡会儿。”

    “在晴空大厦你的套房里。”

    “我过来陪你。”雍烈说道。

    “不用了。”奕映月说道,画风一转,“亲爱的,我想你该再送我一条项链了。”

    “好。想要什么?”

    “就是上次你送我的亲手做的那一条项链。现在,你可能要再一条送我凑成一对。”

    雍昊的眼睛眯了眯,刀子又恶狠狠地往奕映月的脖子上靠了靠,一个凶恶眼神甩过来,压声:“少废话。”

    “老公,我想要睡一会儿。你千万不好过来,不然影响到我休息。记得第二条项链。拜拜。”

    “咔!”雍昊将电话挂断,将手机丢在了一旁。

    “咔哒!”

    “嗯?什么声音?你在搞什么?”雍昊死死盯着奕映月。

    “没有。”装作镇定。

    “不对!声音是从你身后发出来的。”雍昊一步步靠近。

    危险越来越近。

    雍昊兜到了奕映月的背后,从奕映月的手上夺下了那一块被拆开的相框。

    他忽然狞笑着,“想要靠它逃走?可惜老天不帮你,被我发现了。”

    “啪!”

    奕映月的脸上火辣辣地疼。

    “啪!”又一声脆响,雍昊将相框砸到了地上。相框的玻璃粉碎。

    “你倒是捡起来割断捆绳啊!哈哈,够不到是吧?够不到就省省心给老子老实点。”

    “叮铃铃!”电话又响。

    “你那个女佣打电话给你。快接。”雍昊将手机放在了奕映月的耳边,按了接听键。

    “奕小姐,钱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只箱子装不下,我装了两只箱子。”

    “你现在到了哪里?”

    “我已经在路上,可是出了一点问题。不知道怎么,我有点心慌,刚才开在路上,和一辆东风车碰擦了一下。

    对方司机报警,现在拉着我不让我走,要等交警来处理。奕小姐,暂时不说了,那个司机来了。”

    奕映月听到,手机里有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过来。

    司机有烟嗓:“小姑娘,你怎么开车的?你是不是一边开车一边在打瞌睡啊?你看看把我的老婆搞得这么惨。”

    真真有些谎:“大哥,你不要睁眼说瞎话。车里只有你一个人,哪有你老婆?”

    “车子就是我老婆!我老婆那饱满的屁屁撞瘪了,怎么说?”

    “大哥,我们私了好不好?”

    “警都报了你跟我谈私了?就像娃都生了,你跟我说你想当处?”

    叽叽喳喳的声音传过来,雍昊捂住了听筒:“问她?大概多久能到。”

    “喂!真真,你大概多久能到?”奕映月问。

    “我也不知道啊。奕小姐,对不起,你再等等。”

    雍昊又捂住了手机听筒:“让她尽量快点。”

    “真真,这笔钱我急用。你尽量快点。”

    “嗯,好的。”

    结束了和奕映月的通话之后,真真的神思有些恍惚。

    “喂!你什么意思?我和你说话呢!你上哪里去?”

    “我去打一个电话。大哥,我的车在这里,我溜不掉。”

    真真撇开了聒噪的男人,思索了一会儿,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烈爷,我是真真,我有急事找您。”

    而在另外的一边,雍烈和奕映月通了电话之后,雍烈陷入思绪,奕映月突然提到了子弹项链,而且还说让他再做一条,雍烈觉得,这会不会是给他的某种提示和暗示?

    “喂,雍烈发什么呆呢?来,喝一杯。”龙扬举着酒杯。

    雍烈和他碰杯,脑海里一直在想奕映月刚才的反常,他放下了酒杯。

    “雍烈,你去哪里?”龙霆等人看着雍烈的背影刚开口时,雍烈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去看看,雍烈好像有什么事。”龙霆说道。

    “能有什么事。肯定是想囡囡了,到隔壁去看囡囡了。”龙扬道。

    “你们在这里,我去看看。”蓝瑟放下了酒杯走了出去。

    雍烈刚走出去没多久,手机响起。

    “什么事?”是真真。

    真真将奕映月要她拿钱去的事情说了一遍,结合奕映月刚才说的话,雍烈的脸色忽然变得沉重,脚步开始加快,朝着客房的楼层冲了过去。

    客房内。

    雍昊坐在椅子上将一盘牛排吃了一个底朝天,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打了一个饱嗝,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再等一刻钟。钱要是还没送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奕映月闭上了眼睛,一刻钟恐怕真真到不了。这怎么办?

    而在此刻,雍烈按停了套房下一层的按钮。他走出电梯,走到了隐蔽的消防楼梯口,楼梯口有一个防盗窗户。

    窗户边上有座做成粗树干形状的铁艺雕塑,上面刷着油光锃亮的黑釉。

    他双手拿起铁艺雕塑,夹架在防盗窗窗上,利用力学杠杆的原理,防盗窗被扭开,形成一个洞口。

    拿着铁艺雕塑,他钻出洞,来到窗外。沿着凸出的柱子造型往上攀爬,他爬到套房的窗户口,同样的手法,用杠杆原理,撬开防盗窗,钻了进去。

    双脚落地,他在套房的小房间内。小房间没人。他拿着铁艺雕塑,走到了小房间的门口,耳朵一贴上门,听到门外有男人说话声音。

    “该死的!你是不是和那个女佣刷了花招?故意拖时间?”雍昊的咆哮声。

    囡囡果然遇到危险。

    雍烈扯下了领带,脱掉束缚的黑西装,随手丢在了地上。

    他贴着门,一手执握着铁艺雕塑,一手轻轻按着门把手,将门虚开一条缝。

    细长的缝隙中,雍昊背对他坐着,雍映月正对着她。她被捆坐在了床头。

    他将门缝越开越大,一只脚跨出去,无声地。

    雍昊忽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奕映月走去,他一把拽住了奕映月的头发,一手将手机狠狠按在奕映月的耳边,粗声恶气:“快打电话过去,问还有多久到?”

    手机按着免提,房间里很静,只有嘟嘟嘟的待接听声不断地响着。

    嘟嘟响了六七声,真真接听:“喂!奕小姐!”

    “真真,你到哪里了?”

    “交警和保险公司理赔员来过了,我现在正赶过来,应该还有五分钟的样子会到。”

    握着雕塑,雍烈走近雍昊。他举起雕塑,奕映月看到了他。

    四目相对,雍烈用眼神告诉她不要慌,奕映月咬住唇,睫毛眨动,身子微微颤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