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总裁追妻套路深 > 第195章 有人叫她宝贝
    【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雍烈替奕映月擦眼泪,安抚了她很久,才让她上床休息。

    奕映月怎么能睡得着呢?最后,还是玛德大师出来,帮奕映月做了催眠术,奕映月才睡着。

    等奕映月睡着,言助理也赶到了丘比特游轮。

    经过核查,谢少唐是从窗户翻出去,偷偷用了一条小救生艇离开的。

    “那位小姐收购了奕氏企业之后,一直和谢少唐保持着密切的联络。谢少唐现在完全沦落成那一位小姐的爪牙。”言助理说道。

    从丘比特游轮离开之后,谢少唐知道了自身的危险,肯定是一心一意投奔那一位小姐寻求庇佑。

    言助理和烈爷谈话,始终避忌提起那位小姐的姓。

    “继续调查。”雍烈的冷眸一闪。

    言助理领命,和雍烈说了几句话之后,最后说了一声:“烈爷,您要东西,我带来了。”

    “送进来。”雍烈道。

    “是。”言助理答应一声,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时间,一把吉他被言助理送进了房间。

    言助理看了看吉他一眼,再看看在床被催眠之后睡得深沉的言映月一眼,最后说了一句:“烈爷,祝您和奕小姐节日快乐。”

    雍烈默然,挥了挥手,让言助理离开。

    游轮的客房里,只剩下了奕映月和雍烈。

    雍烈坐在床头,看着被催眠之后熟睡的奕映月,他伸出手,轻抚顺了她脸上的一丝乱发,将发丝夹到了她的耳后。

    原本想要和她共度温馨一晚,但他送给她的这一份沉重“礼物”还是破坏了这一种温馨。

    不过,雍烈坚决地认为,有些事情迟早她都要面对,他必须让她面对。

    雍烈的手机响起,他一看号码,是陆卿。

    “雍大总裁,已经开始给月月弹唱《未完待续》了么?”陆卿的话语里,带着愉快的笑意。

    “还没。”和以往一样,他只淡淡说了两个字。

    “等一下你给月月弹唱的时候,不知道月月会是什么表情?”

    雍烈默然。

    “嗯,我更期待看雍大总裁怎样唱情歌!”当初陆卿将自己的词曲给雍烈,并知道雍烈有心在情人节自弹自唱给奕映月听时,她大呼逆天。

    平时一直板着一张扑克脸的雍大总裁,策划了这一个情节,虽然也不是说很有新意,但是贵在逆天啊。

    像他这样傲娇冷酷的男人,居然会在情人节唱情歌给女人听?

    你们说逆天不?绝对啊。

    “嗯!祝你们情人节愉快!”陆卿很愉悦地结束了和雍烈的电话。

    雍烈回到了奕映月的床边,拿过了那一把吉他。

    然后,雍大总裁拿出了手机,翻到陆卿发来的《未完待续》,他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哼唱。

    不过,人无完人,雍烈有无可挑剔的容颜,嗓音条件也就是一般以上。

    而在丘比特游轮的另外一边,杨婉清神情破碎地晕了过去。她被悄悄这送出国,卖进了堪比人间炼狱的红灯区。

    而在另外的一边,冯夫人急赤白脸地将冯嫣然从于老师的金婚婚宴现场带离,匆忙将她送回家。

    在半路上,冯嫣然恍恍惚惚地看着外面的风景,忽然哀求冯夫人:“妈妈,我求你一件事,你帮帮我?”

    “小嫣,你说什么事?只要妈妈做得到,我一定帮你。”冯夫人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副驾位上女儿的小手。

    “妈妈带我到雍家的茶园墓地去看看!看过了之后,我马上回m国,妈妈你就答应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好么?”

    “这个,你爸爸知道了,会发火!”

    “爸爸现在还在宴会上,我们抓紧时间去一下墓地,他不会知道。妈妈,好么?”冯嫣然凄凄艾艾地捧着心脏。

    太过心疼女儿,冯夫人真的调转车头,去了雍家的茶园。

    冯夫人用披肩将冯嫣然的脸完全遮盖,因此茶园的看守者也没看出端倪。

    当冯嫣然在自己的墓地上看到满满围绕的白色百合花,她再次动情流泪。

    她确定,那是雍烈送给她的情人节鲜花。因为,雍烈知道她最爱的是百合花。

    雍烈始终没有忘记她。

    这一下子,冯嫣然放心回m国治疗,等身体健康之后,再回国和雍烈谱写恋曲。

    所以,到了第二天,冯嫣然飞去了m国。

    冯嫣然一走,冯家夫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冯嫣然不知道雍烈的身边陪着一个叫奕映月的女人,并且这个女人已经怀上了雍家的继承人。

    在丘比特游轮上。

    奕映月醒了过来,这一晚,因为被催眠,她睡得特别沉。

    早晨,她是在玫瑰花香和音乐声里醒来的。

    “嗯?哪里来的歌声?”奕映月昏昏沉沉的,揉了揉满头的乱发,寻着声音找。

    歌声来自桌子上雍烈的手机,而雍烈却不见人影。

    她下了床,来到了桌边拿起雍烈手机。手机里播放的是一段歌曲录音。

    男声似乎有点熟悉。

    “这样的嗓音条件只能算一般以上吧。”她在心里想,再仔细一听歌词有些熟悉。

    是陆卿创作的那一首《未完待续》,不但歌词熟悉,连男声她也辨别出来了——那是雍烈。

    雍烈唱情歌!她的头有点昏,反应不过来。

    再看看房间的一角斜靠着一把吉他,奕映月的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难道手机里的这一段录音是雍烈在自弹自唱?

    这个念头只是小小地一闪,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生下宝宝,然后将谢少唐绳之以法,将奕氏重新收购回归。

    她的脑袋儿有点昏,忽然接到了陆卿打来的电话。

    奕映月接听,猛然听到手机里传来的是窸窸窣窣的声音,手机像是被人无意触碰到的。并不是有意拨打。

    “放开我!你这个王八蛋!老娘要宰了你!”陆卿的嘶吼声。

    “宝贝!看你还有这么大的力气,我们再来一次。”男人磁性邪魅的声线传了过来!

    “啊!唔唔唔!”陆卿的唇,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奕映月混乱的脑子立刻清醒,卿卿出事了。

    “卿卿,你在哪里?卿卿!”她冲着手机听筒喊,那头却突然挂断电话,没了声音。

    她再打过去,陆卿关机。

    事不迟疑,奕映月连忙打电话回双湖别院。

    “奕小姐!”真真接的电话。

    “真真,卿卿在家么?”奕映月急切地问道。

    “陆小姐昨晚上一直没回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