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总裁追妻套路深 > 第189章 今夜游轮上
    【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戴着无脸人面具的神秘女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三番四次和她做对,破坏她做的事情,如今公然大胆到冒犯雍烈,对雍烈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来。

    她要上前,却被言助理甩来的一个眼神,让她先到一边。

    最终,奕映月站在了雍烈的身后,没有开口说话。

    整个过程,戴着无脸男面具的女人一直说话,而雍烈一直并没说什么。

    戴着无脸男面具的女人,忽然娇俏地笑了几声:“雍烈,这只是一个开始。要不是妈妈让我暂时不要着急,你早就……哈哈……恐怕连三十五岁都活不到。

    等着吧,我的哥哥,我们之间的较量,会越来越有趣哦。”

    女人说完,视频就退闪出去。

    谢少唐收起手机,对着杨婉清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站起了身体。

    “那么烈爷,对不起了。我们告辞。”说完,谢少唐和杨婉清两人往外走。

    言助理手下的人来拦截,言助理一挥手,那几个手下还有律师团,就没再阻拦谢少唐和杨婉清。

    尽管奕映月顶了谢少唐的裆,顶的并不轻,谢少唐走路还哈着腰,但他脸上,有得意之色。

    杨婉清也是一样。

    奕映月第一次看到雍烈对于这样的场面会被人占了先机。

    不过,雍烈不是神,他毕竟是凡人。

    更让她看不懂的是,雍烈竟然没有因为失望而面部改色。

    过了一会儿,奕映月才弄明白,雍烈虽然没收购成奕氏,但他却做成了另外一件事。

    他冷淡着一张脸,听无脸面具女人说话时,一旁的言助理已经联系了为雍烈服务的情报小组,锁定追踪到了女人的位置。

    几分钟之后,雍烈走到一边,去接了一个电话,留下言助理和奕映月在一起。

    “言助理,有件事,你能够告诉我么?”奕映月忍不住问道。

    言助理似乎知道奕映月要问什么,他点了点头。

    “雍烈想要收购回奕氏,是为了我么?”奕映月问道。

    言助理点了点头:“原本这件事没办成,我不该说。但是,烈爷一片心,我觉得奕小姐有必要知道。”

    “真的是为了我!”她震撼了。他不是在书房里和言助理商量,等到她生下宝宝后,他就要处理了她么?

    “嗯。原本烈爷想要拿奕氏公司作为情人节的礼物之一送给奕小姐!”言助理说道。

    奕映月更震撼了,像是在做梦,觉得不真实。这个男人究竟有怎样的内心?他始终是那样让人捉摸不透。

    震撼过后,她又心动,又开始心乱如麻。

    “言助理,雍烈一向是一个做什么事都要成功的人。这件事情没做成,他会不会钻牛角尖啊?”她真的是领教透了他的偏执,她怕他又要激进而狂暴。

    “奕小姐你多虑了。我跟了烈爷那么多年,很多时候,烈爷退让一步,只是为了猛攻。”

    奕映月咬住了唇,心里还是很乱很乱,很多的问题都积压在一起。

    很多问题,又不能完全向言助理打听,因为作为雍烈的贴身心腹,言助理不可能将所有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告诉她。

    她的心太乱,脑子也太乱。

    “言助理,那个带着无脸面具的女人究竟是谁?她曾经阻饶过我的很多事情。她为什么要和雍烈作对?”想到女人的话,她开始有点担心雍烈的安危。

    果然,言助理开始不再回答她,言助理沉默了一阵子之后,诚恳地说道:“奕小姐,和烈爷过好每一天吧。”

    奕映月能从言助理的言语里感觉到一丝苍凉的气息。

    其实奕映月不知道,言助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奕映月和雍烈会在不久的将来会分离。

    这一分离,或许是永恒。

    言助理继续说道:“奕小姐,今天是个美妙的日子,祝你和烈爷,一起共度下午美妙的时光,情人节快乐!”

    美妙时光!亲人节快乐!她的心砰砰地跳,也砰砰地酸着。

    她真想问问言助理,她在雍烈书房里听到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她知道,言助理绝对不会对她说。

    这时候,雍烈走了过来,他的身影那么挺拔,一张脸依然又酷又冷。刚才没收购到奕氏企业,也没有让他颓丧或者是偏激。

    奕映月始终猜不透,他有怎样的内心。

    雍烈回来,吩咐了言助理一些事情,言助理离开。

    心乱如麻的奕映月,魂不守舍,直到雍烈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她才回过神来。

    “走!”他在她耳边说道。

    “去哪?”他问。

    “说好的,下午的时光,属于我。”雍烈说道。

    奕映月的心情始终无法平静,她的双脚像是踩到了棉花上一样,整个人飘飘忽忽。

    直到坐到车里,她才恢复了一些清明的神志。她给于老师打了电话,非常抱歉,说有事要离开。于老师表示理解。

    雍烈开着车,往郊区开。

    “去哪?”她打开窗,呼呼地风吹来,车窗外的景致,越来越苍凉。

    “睡会。”他不回答,只说了两个字。她怎么能睡得着。

    另外一边,谢少唐和杨婉清参加了雍于老师的金婚宴会。

    两人吃过了晚宴,和于老师告别。

    “嗯。宝贝,你好像第二次发育了。”杨婉清开车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的谢少唐手在杨婉清的身上来回扫荡。

    “少唐,等一下好么?我刚才说过,等一下要和你单独庆祝的,庆祝的时候我好好伺候你。你这样乱动,要出车祸的。”

    在牢房里素了很久的谢少唐熬不住。

    最后车子开进了路边的一个幽暗小广场,在车上谢少唐扑翻了杨婉清。

    一阵咿咿呀呀的高吟深唱响起,谢少唐急着释放,竟然没有考虑到杨婉清现在还怀着孕,而杨婉清也别有目的,希望谢少唐能将她肚子里的孩子做掉。

    这样将来就不会有亲子鉴定的尴尬。

    这个孩子是她为了帮谢少唐奔波牢里的事情时,在酒宴上被一个大佬灌醉带进了酒店的产物。

    当时她想做手术又没有做,是因为那位神秘小姐不但操控谢少唐,还牢牢地操控着她。

    那位小姐为了看操控她,不允许她将孩子打掉。

    如果是谢少唐在激情下伤到了孩子,那位小姐会不会因此不怪罪她?

    在车里休息了很久,杨婉清将谢少唐带到了s市海滩上。

    今天是情人节,海滩上有一艘名为丘比特的豪华游轮今晚在举行情人节狂欢。

    杨婉清早早地在这里订下客房,要在这里和谢少唐共度一个游轮良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