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总裁追妻套路深 > 第164章 雍烈的眼神呵
    【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停!烈爷你站在那里就行!”

    看到雍烈的手上,提着两只沉甸甸大箱子,红发女人吞咽了一下口水,让雍烈保持一定的距离。

    雍烈停下了脚步,看着奕映月。车灯将周围的漆黑减淡了一些,奕映月能朦朦胧胧地看清雍烈脸上的表情。

    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危及关头,难道她出现了错觉了么?

    雍烈的眼睛里,有着一股牵挂。真的是很深浓的牵挂和心疼。

    “放开她!”雍烈冷冷的说道,声音充满了气魄。

    “放了她可以!不过,先打开箱子,让我看看,里面是不是钱。”红发女人盯着那两只箱子。

    雍烈分别将两只箱子放在地上打开。微光的照耀下,这两只箱子里,全部是粉粉的百元大钞,一叠加着一叠。”

    “烈爷,五百万对你来说,就像牛身上拔了一根毫毛,对我这种走投无路的人来说,是活命的本钱。

    要不是出逃不能带那么多钱,我真想再向你多借点!”

    红发女人还挺啰嗦。

    雍烈一皱眉。冷声吩咐:“钱拿去,让映月到我身边来!”

    “可以!可以!”红发女人让雍烈将箱子推过来,然后将奕映月往雍烈的身上一推。

    奕映月的身体失去支撑,踉踉跄跄朝着雍烈跌过去时,雍烈伸出了双手。

    于此同时,红发女人迅速地拿起地上的两只箱子,打开车门,发动车子朝着界庄宽阔的路面上开去。

    “女人,好好和你的男人生活。别再靠近招惹我们小姐的男人,否则,那位蛇蝎心肠的小姐,会让你死无全尸。拜拜,祝你们早生贵子!白头到老!来生再续缘。”

    红发女人一边开车,一边很得意地冲着外面喊。

    跌进了雍烈怀抱里的奕映月,一下子紧紧抱住了他,周围的世界,对她来说,已经不复存在。

    她只是钻进雍烈的怀抱里,抱着他,静静地,紧紧地。

    雍烈也紧紧抱着她。

    “雍烈,卿卿呢?卿卿她还好么?”她的心砰砰直跳,抗拒听到不好的消息。

    “放心!她已经平安回去!”雍烈轻抚着她的后背,又抚又拍。

    “太好了!你没事!卿卿也没事!我最亲的人都没事!”她流着长长的眼泪,开心地喃喃。

    听到亲爱的人这几个字,他的身子轻颤了一下。

    他将她的脸扶抬,平时有洁癖,穿衣一丝不苟的男人,这刻掀起衣服帮她擦眼泪。

    擦干眼泪之后,他弯腰,一个公主抱,将她抱在胸前,朝着车子走去。

    她被轻轻放到了副驾驶上。他没要她动一下,他亲自帮她扣好了安全带。

    关上车门之后,雍烈开车。

    “那个荒凉别墅里的炸弹和炸药,到后来是怎么拆除的?”

    坐进了车里,她微微定了心神,尽管身体虚脱,很没精神,但她很想知道发生的细节。

    男人却在发愣,似乎沉浸某件事情当中。

    “你……在想什么?”她看着他。

    “不要说话。休息。”他并不回答她。

    “我不想休息,我怕!”

    “已经平安了。不怕。”

    他一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用语言和行动,给她安慰。

    “不是这个。我怕我闭上眼睛,这一切都是幻觉。因为太不真实了。你怎么可能对我那么好?”她的声音,虚弱又哽咽。

    雍烈开着车,手依然握着奕映月的手。

    这个时刻,恐怕只有让她宣泄烦恼思绪,她才能彻底地安心下来。

    雍烈不说话,一边听着她继续说,一边开车之外,还需要关注周围的动向。

    车子在行进,东方已经出现了一丝鱼肚白,不久的将来,天就要放亮。

    “有什么心里想的,都可以跟我说。”雍烈说道。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么?”

    她的心情,真的好迫切。这些问题,装在她的心里,翻江倒海。

    “好。”不知道是不是遭遇了一场劫难,他对她的态度,不知道好了多少。

    “你爱冯嫣然么?现在还忘不了她么?”

    他轻轻锁紧了眉心,很不耐烦她忽然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么?”

    她的脸一红:“我就是很想知道。”

    “下一个问题!”男人的态度,生硬了一点,避而不谈。

    刚才被他搭救的心情,一点点的低落。

    一提到冯嫣然,他的态度就变了,一张脸也变冷。在无论何时地,无论过去多少岁月,冯嫣然是雍烈胸口上永远的痛。

    冯嫣然是雍烈窗前的白月光和胸口那一粒朱砂痣。

    而在刚才,雍烈那么奋不顾身地救她,让她产生了强烈的错觉,以为雍烈爱上了自己。

    她觉得悲哀。

    她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对雍烈有了这样的渴望?

    她的手背被雍烈按了两下,男人又沉又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要胡思乱想,影响宝宝。”

    她的心一痛,不禁喃喃出声:“是啊!都是为了宝宝而已!”

    刚才她还认为, 不管他是为了宝宝还是为了她,他才来救她,她都会感动。

    可是,她高估了自己,她竟然那么小气和 追根问底。

    “嘎!”车子忽然停下来,雍烈看着奕映月,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光。

    “你想表达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有点蠢,有点可笑。”她摇摇头,心里满是苦涩和复杂的滋味。

    “既然话已经说了一半,就不防全部吐露。”男人的声音,似乎又冷不少。

    奕映月开始恨自己:“雍烈,原本我总是认为你太偏执,你将冯嫣然的死怪罪到我身上之后,我很恨你。觉得老天怎么会让你这种蛮不讲理的奇葩出现。

    今天的事情,是你救了我,我欠了你一条命。你放心,我们之间,钉是钉卯是卯,我欠你的,一定会还。”

    “钉是钉卯是卯?”男人一字一顿,重复她的话,眼神可以杀死人。

    说着这些冷言冷语,她的心,痛得要死。

    可是,越是疼,她却越是要自残般地说,因为内心太失落。

    “哦,那么,女人,你要怎么还?”男人的声音逐渐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冰冷,乃至更冷。

    “我不知道怎么还!我只有宝宝。”她原本想要将来生下宝宝之后,如果能有幸逃脱雍烈,那么她就带着宝宝远走高飞。

    虽然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她还是无数次地幻想过。

    “不管你将来要我是死是生,我把宝宝留给你!你要善待他们,好好培养他们!”她竟然将自己内心的想法,毫无隐瞒地告诉了雍烈。

    承诺将宝宝留给雍烈,她觉得她的心在滴血。自己真太残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