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总裁追妻套路深 > 第65章 无所不能地为她
    【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手机在这刻响起,奕映月一看号码,不由心里一跳:是雍烈。

    看着他的号码在跳动,眼前不由浮现他那张“可怕”的脸。

    想了想,她没有接通,而是在手机铃声断掉的时候,用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给雍烈发了信息:我马上回。

    她发完信息,对方一直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情景。

    “蓝先生,谢谢你今天帮我这么大的一个忙。”

    “和我还需要这么客气么?”蓝瑟的眸子里,是一种温柔,也是一种淡淡的惆怅。他和面瘫烈爷不同,很少强她所难。

    是的。他的一点一滴的温情,她无以言表,将他给的温暖,默默地记在心里。

    所以,奕映月不再感谢,只是说道:“我该走了。”

    蓝瑟却并不放她走,而是问道:“从杨婉清放在你饭菜中的微剂量药物来看,她们一伙人是想要无声无息地处理掉你的宝宝。”

    “应该是这样。她们不敢做的太明显。”奕映月回答道。

    “所以,很有可能,她们会持续的,在你的食物或者水里,投放微剂量的药剂,药剂的毒性不断累积,你身体每天都会有变化,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蓝瑟轻轻皱着眉,蔚蓝的眸子里,有一丝严肃,“你打算怎么应对她们?”

    奕映月愣了一下,其实心里早就有了应对的办法,只是再次思考,稳固了这么做的可能性。

    “如果,一直按照今天的剂量,误服或者误饮下肚,有多少时间宝宝会出事?”

    “稍等。”蓝瑟答道。显然,他也不是很清楚,因此拿出手机,当着奕映月的面,和一位朋友取得了联系。

    蓝瑟将得到的那一张数据纸,念给了对方听。

    “如果一直是这个剂量,并且不变。可能会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受害者的宝宝才会出事。”对方分析。

    “十天!”奕映月听到了这个答案,不由轻拽住了拳头,心里的想法,就更加肯定。

    她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告诉了蓝瑟。

    “你这样做,太危险!”蓝瑟面色有些沉,怕她抵抗不住杨婉清人的狡猾。

    “她们之所以做的这样隐蔽,就是忌惮雍烈,所以,她们对我,也只会下黑手,暗着来。她们目前不敢要了我的命。”曾几何时,她也是父疼母爱,娇滴滴的千金,命运真能改变性格。

    如今,她不替自己坚强果敢,谁来替她撑起一片天?

    “那好。一定要小心。有事,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蓝瑟说道。

    “嗯。”她点头。

    蓝瑟注视着她,却还是不放心。

    “等等!”他温和地说着,一转身,去了小仓库。从仓库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只黑色的铁皮盒子。

    将铁皮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他从里面取出一副黑框眼镜。

    身材挺拔如同漫画人物一样的男人,走到了她的身边,真挚地俯下头,用温暖的目光,笼罩着她,将这一副黑框眼镜,帮奕映月戴上。

    “它并没有度数。”蓝瑟说道。

    “那它是?”

    “窃视听两用仪器!”

    奕映月觉得神奇,不免又好奇,文艺暖男一样的干净纯粹的蓝瑟,从前究竟在什么样的部队待过?

    为什么懂那么多东西,而且又有这些神秘的物品。

    “它还有通话的功能。按这个开关,就能是一部简单的手机,可以和我对话。”蓝瑟又将黑框眼镜,从她的鼻梁上取下,轻轻拧了拧眼镜的腿,示范给奕映月看。

    “真神奇!谢谢你!”

    “又来!说好的,我们之间,不说谢。”蓝瑟轻轻抱了她一下,在她的后背上拍了拍。这种感觉,让奕映月感慨的眼圈发红。

    蓝瑟真的好像她的一个家人!

    奕映月和茱莉亚打了招呼离开,蓝瑟不用送奕映月,奕映月和一直远远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离开。

    “瑟,我从来没见你对一个女孩这样温柔过。”茱莉亚双手抱胸,看着奕映月的车子消失,喃喃。

    “我知道。”他承认。

    “很好!”茱莉亚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人最可怕的就是,一辈子遇不到喜欢的人!那种感觉,才真的是最糟糕的!”

    接着,茱莉亚又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不看好她,而且她还和别的男人有扯不开的关系。当然,你可以执着你的想法。”

    蓝瑟揽住了茱莉亚的肩膀。

    而奕映月,和两个保镖驱车回去时,发现面瘫男人还没回家。

    雍夫人让真真端来燕窝糖水,让她吃了,并且告诉她,雍烈今晚有事不会回来,让她早点休息。

    她听了之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洗漱完毕,躺在床,想着最近要处处提防小心,想着要引杨婉清她们上当,然后乘胜追击,她怎么也睡不着。

    直到了凌晨,她才迷迷瞪瞪地睡着。

    只是小睡了会儿,在生物钟时间内,她又醒了过来,总感觉眼前身边,有一团黑色压抑的阴影,正笼遭着她。

    她缓缓睁开眼睛,忽然看到,一张又帅又冷血的脸,正盯着她。

    是面瘫烈!

    “啊!”她吓了一跳,身子向后缩了缩,但无退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男人冷冰冰的,不语。但却一直像一头兽一样,盯着她看。

    她被他那双冷眼盯得心里发毛:“你盯着我看了多久?”

    男人还是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一直盯着她,眼睛一直是防御性地冷冷的,让人觉得,他会突然爆发。

    她没接他电话,这个唯我独尊的男人,肯定会炸。

    奕映月咽了咽口水,想要从他的身边轻轻逃开,以免触及到这颗“炸雷。”

    她刚移动了身子,胳膊却被男人宽厚充满温度的手掌钳住。

    她的心跳大乱,他又要抽风虐她么?

    “冷!衣服穿好再起!”他的声音神色依然如故,顺手抓取了她叠放在一旁的衣服,帮她穿衣服。

    她的脑子嗡嗡作响,直到他帮她穿好衣服,她才回过神来。

    “下楼吃早餐!”他站起身,丢下一句,就走开。

    奕映月看着他的背影,思绪有些堵,这个男人应该是凌晨回来的,估计一直坐在她床前,用那双冷飕飕的眼,一直看着她。

    最可怕的是,他一直不按常理出牌,没对她发飙?还是因为宝宝么?

    想到这一点,她打了一个寒颤,心里迷雾团团。

    她戴上眼镜,下楼来到餐厅时,雍烈已经不在,雍夫人告诉奕映月,雍烈没吃早餐,就已经去公司。

    吃完早餐,奕映月要去上班,这段时间,她就是一枚钓取杨婉清等人上钩的诱饵。

    雍夫人是不情愿她去外面的,但为了不影响她的心情,她还是得答应。

    奕映月出门,那两个保镖就雷打不动地跟着她。

    奕映月到了奕氏公司,发现秘书处多了一张新面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