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踏古诛天 > 第136章 浴血狼烟
    恶狼在半空就扑来一连串的风刃气lang,就如片片雪刀刮来,在虚空都带起一方飞砂走石。

    萧楚赤手空拳,双掌连劈,石破天惊手凝定九罡九煞之气,点破道道风刃如碎片般散开。

    化开之气的余势在他手臂与脸间刮过,竟如刀割般凛冽,如果不是他经受天雷之劫的洗伐,早已脱胎换骨,身似木石般坚韧,仅是这几道风刃散化的碎片,就要将他割裂得体无完肤。

    他心中忖道:“尘元级妖兽果然是远非地元、天元级可比!”

    他脸色凝重,双掌还未收势,那苍狼破开他的九罡九煞之气,张开刀般獠牙就向他脖子咬来。

    哪知萧楚手臂经过盘龙定基的万般演练,甚是灵活,脖子略作偏移的同时,一手并指如刀,就已先戳在恶狼右眼上。

    狼眼顿时血花四溅,它“嗷呜”哀嚎一声,极是狂怒,前爪如利刃般就在他手臂上刮出数道深深的血痕,同时身后粗硬狼尾就抽在了萧楚侧腰上。

    但萧楚已初步脱胎换骨,身体之强硬已非同日而语,否则仅是苍狼摆尾就能让他胫骨散架,但即便他已突破进入元坤境,也是感觉腰部如遭棒打,“噗呯”直接就被抽飞几丈外之后,跌落于地竟是一时痛得无法起身。

    而那苍狼疼痛怒嚎一声,更是兽性狂发,一只独眼射出一道恶毒的寒光,虚空残影带过层层风刃,就再次狂扑了过来。

    萧楚就地翻滚数丈之外,避开了那几道强劲风刃。但独眼狼已至元坤境尘元级,速度居然快过风影,那几道风刃仅仅是障眼法,只见光影掠过,它直接就欺至萧楚身前,口吐一股又一股的青雾狼烟。

    萧楚只感觉一顿头晕目眩,暗叫“不好”急忙屏住呼吸,但狼烟带有一股腐蚀性,令他双眼一阵刺痛,跟着就视线模糊,无法看清前方。

    数丈之外,孟君诺余光扫过,见到那独眼狼已将萧楚扑倒在地,双爪按在他的手臂上,令其不能动弹,她大叫一声“萧楚!”

    可她自己已被数条苍狼围扑,却无法分身相救。

    狼烟虽令他头晕目眩,视线模糊,但萧楚神智清明,他只感觉一股热气带腥臭之味扑到他的脸上,便猛然睁开双眼,张口一吐。

    “咻”的一声,一支雪亮的长长针簪突然飙出,正中那独眼狼张开的血盆大口,直接从其口中贯穿而入,洞穿狼头破出,带起一线喷柱的狼血。

    风声鹤唳中,长长针簪化出一只白鹤虚影,将恶狼天灵盖飘出的一道苍黄之气吸食之后,在空中渐渐涣散,针簪又回到萧楚手中,一闪而没。

    萧楚神色凌厉地看了已气绝的恶狼一眼,伸出血痕累累的手臂,就探向了它的天灵盖取出苍狼珠。他拿在手中一看,狼珠光芒尽失,形色枯槁,已是一颗废珠,心中忖道:“想不到,云姑的鹤簪居然能将它的妖元直接炼化了!”

    他将那颗狼珠抛起,手中一气探出,直接在半空将之拍成齑粉,气道之势就向其余三狼轰去,两狼顿时就被拍飞,一狼已至元坤境天元级,破出几层气lang,探出利爪就向萧楚胸前划来。

    萧楚收势未及,只感觉到身如刀割,胸前已被划出数道血口,一手并指如刀就劈在了那孽兽前身一侧,将之劈飞数米之外。

    只是天元级苍狼远非一般野狼可比,皮厚肉粗,毛硬似铁,萧楚仓促间出手,仅仅是劈散了它数撮毛而已,狼毛纷飞间,只见一道冰寒之光闪过,冷冷的寒芒,从其长尾甩出,如粗硬的荆棘针刺,在虚空划出道道残影,就向萧楚眼前飞刺而来。

    萧楚虽是比它低了一个层级,但毫无所惧,一手五指齐张,挥出九罡九煞之气在虚空略作盘转,就形成一股旋转气流将那数道狼尾针芒掠至一边,改变了它的轨迹,避过锋芒,同时脚下已是踏出庭踪诡步,瞬间就跃至狼背上。

    另外两条侍机偷袭的苍狼扑了个空。

    他手起刀落间,手中早已掠出白鹤针簪,将九股气道凝定其上,狠狠地就插进了那苍狼的额中。

    血花乱溅,“噜呜”一声哀鸣,恶狼顿时狂翻乱腾,就想把萧楚翻落于地。

    但萧楚一手已死死抓住了它的狼鬃,另一手就将白鹤簪抵进它的深处,从其下腭贯穿而出,手中接过针簪,顺势就抹过它的咽喉。

    血柱长流,恶狼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悲嚎,摊倒于地,萧楚一手猛力拍碎其天灵盖,生猛地就向其内探出,收手间一颗血淋淋的狼珠已掠至其手。

    他手中抓着那血气腾腾的狼珠,杀气凛凛就向另两狼逼来。

    两狼似被其煞气威慑,一时居然徘徊不前。

    一边数人眼中余光扫过,都是不敢相信,一个只不过是元坤境地元级的低阶修士,居然跨级灭了杀气腾腾的大荒苍狼,前前后后,出手就狠,毫不拖泥带水,一气呵成。

    见到是这份情景,几人都是心中一寒“现在就这样生猛,以后不敢想像!”

    除去了最厉害的苍狼,其余两只不足为患。萧楚略停片刻,就向其他人等望去,才知道,他所面对只不过是一股弱小的势力,而林玄、了尘、戎少公子、季炎面对的狼王才真正叫一个猛。

    即便强如他们,面对狼王及其余苍狼,都是倍敢吃力,若不是有法器在手,稍不留神间,都很可能命丧当场。

    在场中,四只狼王元力完全爆发开来,爪间划出的风刃如实质般的片片刀花,竟然能看到刀光剑影,。

    刀芒寒色摄人心神,令人不寒而栗,如果是弱者很可能就直接被其威慑而束手。而妖狼口中狂喷而出的狼烟,竟然是一团团的汽雾,粘稠如墨,旁有一人兵刃不慎触之,当就被腐蚀成铁水,雾作化虚空,就是他们手中法器也不敢直接撄其锋。

    几条体格特大的苍狼,巨尾扫出,掀起漫天尘砂,能卷来数里之外的砂泥,凝结成近乎实质般的土丘、巨石,暴虐就向几人狂轰而去,若不是手中有法器相挡,几人当时就会被其虐轰至死。

    但即便如此,也有两人被轰飞,一人被数条恶狼在半空劫杀,被撕裂而死,血雾纷飞,极度血腥惨状,而另一个的胳臂被一狼死死扯住,他果断自断其劈,急速掠出,才捡回了一条命。

    其余人等,虽然各有兵刃神器在手,也是非常惨烈,所幸闵锐后来的加入,令几人都是压力减弱了不少。

    他在数狼王及化境间苍狼间游战,时常出其不意间出手,不仅令林玄等四人压力减轻,也让采芹、了空等人数次化险为夷。

    但即便如此,面对凶神恶煞般的大荒苍狼,谁都不敢大意,虽是各自都锁定几条,但相互间也注意配合作战,全力出手。

    就是了空、了尘这样的佛门中人,也是生死相向,杀红了眼,这时也没了佛家的慈悲之色,眼中尽是“超度”,因为稍一手软或迟疑,不仅自己命不保,还会连累他人。或许这就是“大慈大悲”的另一种诠释。

    四人之中,林玄由于前阵子数次透支元力,加之被萧楚吸去了不少真元,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闵锐也由于引动过天苍穹九霄天罡箭,略为后劲不足,倒是季炎之前不动声色,这次倒是爆发出惊人的战力。

    季家大刀大开大合,如排山倒海,气势雄浑,在他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狼王卷起的飞砂走石间,他衣襟猎猎,大刀出鞘,刀光无影,直接将一化境级恶狼从中劈成两半,血溅当场,威慑群狼;手起刀落间,“呼呼”风动,如死神的镰刀收割了数条御化境以下的苍狼。

    他一手舞刀,一手探出,五指齐张,风起云涌间,天地天罡之气似受感招,向五指汇集而来,竟凝结出一颗闪电球“嗞嗞”作响。

    只见道道电芒闪炼其间,散发出强大的能量和“隆隆”雷鸣,一时风云变色,令众人都受到很大的威压,几近喘不过气来,气血翻涌,心中惊骇不已。

    萧楚与两狼在激斗,余光扫过,立刻想起了鬼市暗河妖女出现时,跟七公探出的奔雷手之势,如出一辙,只是七公的奔雷手为紫电雷球,而季炎所化为蓝色。

    虽然凝化为出的天罡之气在层级有一定差距,也是荡势浩然,威势阵阵,即便他在百米之外,也是感到心悸,心中惶恐不安。

    只见,季炎手中大刀连连斩出重重刀影,刀势排山倒海,将数狼逼退,双目如炷,就将他面前狼王锁定,厉啸一声,大臂挥出,那颗雷球陡然就变化数倍,如轮盘大小,就向狼王“隆隆”轰出。

    狼王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它目放冰狠凶光,“嗷呜”狂嚎,口鼻间喷出涛天狼烟,将虚空都腐蚀得“嗞嗞”冒出青烟,瞬间凝化出一道苍黄狼珠,咆哮着就向那雷球怒啸而去。

    两者两撞,撞裂而开,顿时在一方天地都击荡起层层光lang,将数人和数狼都掀飞数米之外,天地间狂风大作。

    猛烈的罡风中,季炎衣襟猎猎,收刀后便两掌交合,运用胸前,只见双臂丝丝蓝电环绕,两手已是连接凝结出九道蓝电雷球,轰隆隆,就如走马奔雷般向那狼王狂轰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