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踏古诛天 > 第49章 祖龙来袭
呯的一声乍响,巨大的龙爪撕裂虚空,抓碎一团魔云,就是几道闪电倒劈而来。血瞳老中手中弹出一指,一道厚重的血墙光盾就挡去。

    啵啵啵,潮鸣电掣,那几道闪电风行雷厉,摧枯拉朽,磅礴万钧,根本就势不挡。

    “啊!”血瞳老人,大吃一惊,急忙双手相合,道道血墙凭空筑起,层层叠加,牢如长城一般,护于其后。

    呯呯呯,龙气闪电被一层一层阻挡,两者相撞而击,都被破成粉尘,散荡开出,撞出的能量波动,如血轮一般将虚空都横生割裂。

    趁着这股气流的上冲,惊鸿飞月如流星划过黑暗的夜空。但百丈长的祖龙,虽然身形巨大,速度也是快如风影,在后方猛掠腾飞,如一重山岭盘起,腾云驾雾,刮起一阵阵的飓风残影。

    随着一声沉闷的龙吟,振裂天际,祖龙张开硕大的龙嘴,喷出血红的火气,黏稠如长长的火舌一般,就冲天而起,势若奔雷,荡起阵阵恐怖的能量波动,在虚空荡开,如岩浆火山一般,想将惊鸿焚化于血红的火海。

    血瞳老人抬起一手就准备出手,但萧楚已是先行一步,捏指一瓶弹出,天罡天符宝瓶倒浮虚空,那股龙气火舌转眼间就被一吸而尽。

    血刀老祖两人都是大惊道:“这可是天罡火符宝瓶?”

    萧楚未语,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便收起火瓶,微团双目,曲膝盘定而坐。

    而此时血瞳老人却是脸露一丝笑意,抚了抚长须,意味深长地向血刀老祖点了点头。

    “嘘!”血刀老祖在他身边一直都是大气不敢出,见到血瞳老人这样的表情,如受大赦一般,轻了口气。

    “我已经探识过了,此子若能传承我门衣钵,是在好不过,你不必这样怕我!哼!萎萎缩缩,哪里像一门之主;遇到他,也是莫大的机缘,不柱空守千万年,若能事成,我辈自然不会怪罪于你!”血瞳老祖传音道。

    “血煞魔门毁于我手,童鸿万死都难辞其咎……”血刀老祖此时像一个小学徒一样,对血瞳老人毕恭毕敬,低着头,连言语都是小心措辞。

    但却血瞳老一声厉呵打断,血眸之中精光闪烁,压得血刀老祖一阵颤抖。

    “住口!我血煞魔门万古传承,底蕴之深厚,毫不逊色于修界圣地,岂是你可毁掉的!你一意孤行,致使门道中落,难道不好生反省,该有所行动?”

    血刀老祖血色如纸,战战兢兢,俯首低眉,“童鸿定当中兴我门,万死不辞!”

    血瞳老人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就你!你大势已去,就是在精进,都无缘斩道,当培养后起之秀!”他的眼神落在萧楚身上,血瞳之光就向萧楚眉间探去。

    两人都是以念识传音,道行高深,萧楚凝神盘定,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对话,对此毫无觉查。

    但血瞳老人的目光刚一探入,就被电触一般,一声痛嚎,一股血气就被强吸而入,他急忙手中掠出一片利气,将那丝血电斩断,又被一股精气冲出,险些冲散他的虚影。

    “啊!”血瞳大吃一惊,眼珠都几乎鼓了出来,惊异道:“此子体内业火这般强势,竟能吸附血煞精气,我这对血瞳险些毁在他手里!”

    血刀老祖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一张嘴张得老大,老人的一对血瞳,他最清楚不过,血瞳精气射出,直刺心神,神器难挡,别说是他,就是血煞魔门历代先祖长老,都少有人敢直视。而萧楚仅仅是一个修界学徒,连动都没动,却险些毁了老人的一对血瞳。

    血瞳老人在萧楚身边诡异地飘来荡去,一对血瞳只敢在他外围扫探着,转身对血刀老祖道:“你果然是寻到个万年不出的好苗子,我道最佳的衣钵传承者,若能得到血煞刀魂的认可,我血煞魔门就是想不中兴都难!哈哈哈哈!”

    “五祖的意思是?”血刀老祖小心的试探着。

    “从此以后,他便是血煞天刀的主人!”

    “啊!”血刀老祖故意露出震惊的神色。

    “怎么?你还舍不得!”老人一对发光的血瞳,盯得血刀老祖直发毛。

    “童鸿是有些担心,若有其他太祖回来,发现血刀在一个外人手上,还是个毫无一点根底的野小子,怕是有些不妥!”

    “哼!如果你是顾忌这个,那大可放心,谅他们不敢怀疑我这对血瞳的眼光!若是我走眼,必当自挖血瞳来见!”血瞳老人这时的语气很是强横。

    “但是眼下的局势,祖龙苏醒,童鸿一人怕是……”隐匿了霸气,血刀老祖在血瞳老人,像是范了错误的学生一样,显得很是低调和谦卑。

    “他娘的,你以为我是白来一趟不成!你如果还在我这里装,别怪我不客气!”人老成精,老人资历远比血刀老祖渊深,血刀老祖说出这么一大堆废话,无非是想借他打掉所有的顾忌,忍不住就臭骂了一句。

    “既然五祖这么说,童鸿今日必当拼死一搏!誓死护送他的周全!”血刀老祖,受血咒的反噬,原本苍白的脸色霎时就变得血色如潮,眼中血光煞气尽出。

    “不是事关魔门的生死,非万不得以,你也不会招回来,实话告诉你,我既然来了,今天就没打算回去!”自瞳老人毅然说道,虚淡的身影都是血光闪动,骇人的能量气息逼得血刀老祖一阵摇晃。

    吼,一阵惊天的龙吟,振聋发聩,云从龙,风从虎,无边的魔云之中,血暴祖龙突然现出一角,撞裂月华光道,探出巨大龙头,额头十珠隆起,就直接冲来,血煞龙气荡得虚空都在剧烈变形。

    萧楚睁开双眼,就看到一对血红灯笼一般的巨眼,完全遮住了眼前的视线。体长如山岭般的血色巨龙,张牙舞爪,凶恶狂暴,整个惊鸿在他面前,都如一叶飘絮一般。

    祖龙明显是将目的锁定在萧楚,先前似乎隐藏在魔云中,没想到,他一出现,直接就攻向萧楚,速度极快,欺至他跟前,此时,就是血瞳两人想要护他,都已经来不急。

    根本来不急多想,情急之中,萧楚手中快速凝结一道法印拍出。这是火烈金罡拳的变形罡印,刚猛程度比之前要厉害数倍,法印拍出,遇气就凝出一道金色的光墙,呯的一声,就挡住了一层前道龙气。

    但祖龙真正暴出的气机排山倒海一般,连气流都汹涌起浪涛,整个月华光道都一阵摇颤。

    龙吟吼出,更是惊天动地,天崩地裂般的能量气息席卷全场,刚火烈金罡法印震碎,萧楚如纸鸢一般倒飞而出,在这一刻他清晰地听到骨节碎裂的声响,心脉都仿佛在刹那间崩断。

    噗,他口中连连喷血,血光迸溅,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如纸一般,就连黄毛在他体内,都受余波所震,受到内伤,嘴角溢出血丝。

    如果不是及时掠出法印光墙相挡,他这时被轰飞,直接就被震成了一滩血泥。

    血刀老祖若不是周身血气护身,也根本挡不住,即便是这样,他也被那股龙气震得气血乱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逼退了数十米勉强掠至半空,及时将萧楚接住,不然萧楚若被轰出月华光道,必死无疑。

    在血刀老祖出手接住萧楚的同时,血瞳老人如一道烟雾血影无声地消失,空气中一股血腥的煞气就弥漫而起,血魔幻影如残血夕阳下,一座山麓般的剪影,鬼蜮般浮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