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踏古诛天 > 第42章 尸变飞伥
天轮重阳月,月华如炼撒落,从惊鸿的船头扫至般尾,只见千千万万伥尸的残体,在月华扫落的瞬间,竟然被扫成银白的粉尘,一层层的骨粉飘荡而起,整个惊鸿之上,如同银沙一般,成堆成片的伥尸转瞬尘归尘,土归土。

    萧楚睁开眼,看到这一幕,极是触目惊心。天轮重阳月的月华无声无息,撒落之下,对伥尸却是摧毁于无形,令黑伥虎望之,都是脸色巨变,嘴角痉挛。

    一声嗷嚎长啸,黑伥虎拨开血刀老祖的刀影,虎虎生风,便一跃而起,对月长啸,虎啸震天。

    但血亮刀影如鬼魅般浮现,在它怒吼的瞬间,便从底下倒劈而来。

    血刀一晃,随着一声嗡鸣,血红刀刃闪动着腥红的嗜血锋芒,肉眼可见的血刃杀气,诡异如实质般,似流动的血光,陡然向刀刃尖锋凝结而去,血红刀气直指伥虎的咽喉。

    云从龙,风从虎,情急之下,黑伥虎也如一道风影倒翻而退,巨爪划动,空气如涟漪一般就生生重重风刃相挡,一时如迭浪翻飞。

    但血煞天刀,如千钧之刃,破开风云,刀不见血,杀意更浓。只见黑伥虎情急之下掠出的重重风刃,如纸扎一般,就被刀气层层洞穿。

    “嘿嘿”当血刀老祖如千年古尸浮现时,漫天血光映射,如同血魔重生,血煞天刀猛然杀气大增,将天幕都划出一道口子,血红的刀气,气冲斗牛,摧枯拉朽,嗜血的锋芒锋不可挡,依然锁定其咽喉。

    嗷嗷厉啸,黑伥风腾而起,两掌交叉就掠出雷霆风影,但血刀如开天之势,嗜血的杀气也是随风而行,根本无法摆脱,血光乍现,就将它的巨爪生生划出一条很深的血槽。

    刀刃咽喉,生命极危,黑伥虎虽然全身元力也在瞬间暴发,但它保住了一条小命,抵挡的虎爪却深受重创,血刀劈出的刀气连绵不绝,将它一边腿爪都几乎连皮划落。

    豁开的口子,漫天的虎雨狂飙如雨,忽又一道阴风四起,惊鸿的四周,墨河之上,三支白幡呜啸如鬼哭,漫天的虎血,还未飘落,就被那股阴风刮去。

    虎血被卷走,全部都溅落在三支白幡上,天魂旗、地魂旗、命魂旗,同时都被染成了血血旗,乌黑的血雾,带着煞变的杀机,就在旗间剧烈招展。

    三支血旗伸出长长的暗血幡尾飘动,空气中黑血色的汽雾就弥漫而出,三幡齐动,上空无端端就飘起了毛毛细雨。

    诡异无声,暗红的毛毛细雨,全都飘落在伥尸化成的骨粉上,一闪而没。

    万千骨粉堆里,悉悉索索的声音突然就越来越大,一股尸变的煞气,就陡然弥漫而出。

    萧楚盘坐而起,掠出一层光幕将周身护着。此时,他与黄毛的元气都已经恢复了几层,眼神就紧紧地盯着那些骨粉,若有异常,手中火熖天刀就随时准备出手。

    另一边,黑伥虎被天刀重创了一道,对血刀老祖发起了更为暴虐的反击,两人对轰,正打得难解难分。此时,血刀老祖也是无暇他顾。

    哗哗哗,只见万千骨粉已是血花点点,陡然霍开巨洞,三幡诡异的血雾,作化一道暗黑的血气,就向骨粉豁出的洞口飘去,呜呜阴风厉嚎,随着一声沉闷的嚎啕,一道灰白的身影就从中爬了出来。

    “啊嚎”他张开两颗尖长的獠牙,转动死鱼白似的眼珠,一出来就死死地盯住了萧楚。

    煞气涛天,望之胆寒,萧楚被这一盯就心里直发毛,寒毛倒竖如针。他下意识的就后退了几步,手里紧紧握着。

    而在这时,那个身影突然一跃而起,白幡舞动,阴风呼号,所有骨灰尘沙飞扬,化作白烟,都向他涌去。

    刹时间,一个完整的巨人身躯成形,灰白的肤色如磷粉闪动着死白乌光;随时最后几层骨灰白烟涌来,他背生双翼就腾空而飞,漫天的尸变煞气遮天蔽日,他展开灰白的鳞片羽毛,如天使的死灵一般。

    “啊!飞伥!”黄毛在萧楚体内脸色巨变,“小子!这是尸变而成的高阶伥尸!”

    “比中阶伥尸高一个等级?”萧楚问道。

    “岂止是一个等级,尸变的高阶伥尸体,尸变煞气远比一般高阶伥尸体厉害得多!”

    萧楚一听这又是一个极是难缠的角色,心有余悸道:“啊!你我元气都受损,又生出一个尸变的狠角色,这该怎么办?”

    “小子,天轮重阳月之下,这些邪物都受到很大的压制,等级越高受到的压制也会更高!你有赤子之心的底子,也不必过于担心,事到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我很看好你的!嘿嘿!”黄毛一丝奸笑。

    “看好你妹!拿我当炮灰使!”

    “臭小子,我的话你不信,嘿嘿,你看!”黄毛示意道。

    这时,萧楚抬头看去,只见,飞伥展翅盘旋而起,死白色的翅羽如鳞片一般,闪动着银灰的死光,双翅展动,将虚空都划出一片片灰白的残影,煞天涛天。

    但高空之上,天轮重阳月,透过九阴地煞河图的魔云,本是一弯残月,此时却成满月之轮,如巨大的银盆一般,皓月当空,在飞伥展翅而起的瞬间,便是铺天的银辉泼洒而下。

    飞伥顿时如遭电击,双翅剧烈震颤,层层的磷粉被振荡了一地,全身都如灼烧一般,冒起了青烟。月华如万道银练,将飞伥定格在虚空,如同域场一般。

    而在这时,虎啸震天,黑伥虎拼着挨了一刀的代价,爪下力扫,一道银白的风影如刀刃般割裂数道银练,破开月华域场,刀刃之上,一缕恶血就将飙射至伥尸的眉心。

    飞伥眉间一怔,死鱼白似的尸眼眸中,就血线涌出,闪动着血红煞气,“啊嚎”厉呜一声,全身能量就在瞬间暴发,尸变的煞气如是死神的咆哮般涌出。

    他狂暴振翅,就将月华的万千银练振落成齑粉,如银灰飘荡。猛一侧头,就将死鱼般的血眼向萧楚刮来,刷刷,展翅扑掠,如同魔变的天使死灵,就向萧楚袭来。

    “啊!”萧楚脸色凝重,手中早已并指如刀,元力也是瞬间暴发,经过几轮的历练,此时的天熖天刀凝练如一道金轮火影一般,金火冲天,向飞伥力劈如去。

    飞伥死死地挖了萧楚一眼,冷哼一声,双翅之下,伸出白铁一般的巨臂,猛然就轰出重重铁青般的拳影,如数道冰石般压落,呯呯铮铮,将空气都洞穿出重重气浪。

    仿佛金石相撞的声音,伥尸的力道带着煞变的狂暴,破开天熖天刀的金刃,余波之势,也是来势汹汹,摧枯拉朽,萧楚只能是且退且挡,若不是依伥仙踪鬼步一步一个消失,早已是命丧当场。

    几轮对轰,他便感觉后力不足;而尸变飞伥没有自己的意识,眼中只有死冷的杀戮,煞气逼人,熏天赫地,他拳影双掌相交,狂嚎一声,便如两重铁青的金属闪电般,向萧楚绞灭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