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网游小说 > 变身绝症美少女 > 第415章 她这么可爱一定是……
    “什么?血盟的人死了?”大河空明十分吃惊,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敢跟血盟撕破脸的,这样一来的话,一旦让血盟知道这样的事情,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无休无尽的报复的仇杀。

    大河空明怒道,怎么会死的?

    然后市子说是怎么发现尸体,然后怎么跟四叶说的话。大河空明气得一把揪住四叶,说道:“这么说,是你杀的他?”

    四叶已经吓得浑身打颤,但是又不敢说出什么所以然来,故而说道:“老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上来就要侵犯我,于是我就反抗。可是我没有杀他,我真的没有杀他!”

    “那他怎么死了呢!”

    四叶带着哭腔说道:“我也不知道啊,突然一下,他就没命了。”

    气得大河空明一巴掌扇在四叶脸上,怒道:“我们会被你害死的!”

    看到榻榻米上那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之后,无论是主人大河空明还是那些侍女,都吓得面如土色。血盟的子嗣死在自己家里,这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件很难摆脱干系的事情。

    大河空明阅人无数,见多识广,本身就是官府暗探出身,再加之深知血盟的那些幕僚平时的糜烂作风,所以看了一眼现场之后,就猜到天照吉助在死之前到底做了什么荒唐的事情,否则的话,他大半夜的跑到人家婢女的房间里干什么?

    看着白天还在活蹦乱跳的大活人此时已经一命归西,大河空明心里受到的震动非常强烈。因为当初昆仑跟他交好,他是答应好给予特殊照顾的,可是没想到,他对属下的放纵到头来反而害了这个贵族公子。这一下,他该如何跟血盟交代?一想到这里,大河空明不免焦虑万分。

    大河空明接着便命令下人将出事的房间里里外外都封锁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出。然后,他反复进入到案发和室里,细细地察看天照吉助的尸体。

    说实话,天照吉助的死疑点很多。大河空明心里嘀咕,像天照君这么活蹦乱跳而又***旺盛的人,怎么可能说心脏麻痹就心脏麻痹呢?自己之前是警戒署暗探出身,接触过很多命案,本想着勘察一番的话,一定可以看穿很多事情。可是事情不如他的所愿。

    天照吉助的死的确蹊跷,不仅身上没有外伤,而且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扒开天照吉助胸前的衣服一看,发现他的整个胸膛都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淤青,很明显的内出血。

    他伏在天照吉助的胸口听了一会,然后不禁皱紧了眉头:心脏破裂。天照应该是心脏破裂引起大出血而死的。

    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说道:“心脏好好的,怎么会说破裂就破裂呢?要想造成心脏破裂的话,不是应该受到外部撞击才行的吗?”

    可是察看天照的尸体,发现他肋骨完好无损。如果是心脏受到外部严重撞击而导致脏器出血的话,保护心脏的肋骨却一点都没有受到损伤,这一点实在说不过去。唯一的解释就是,天照君的心脏是自动破裂的。

    饶是见惯了死人,大河空明也忍不住觉得蹊跷。心想:“当血管产生梗塞的时候就很容易破裂,但是天照年纪轻轻,可能会出现血管梗塞呢?”

    然后大河空明突然想到:“除非他的血冻成了冰块,否则实在是想不到在何种情况下会在心脏位置造成阻塞。”

    心脏部位是全身大动脉的汇集之处,如果血液冻成了冰块的话,以心脏部位的血流量而言,撑爆血管简直是眨眼间的事情。虽然尸体还没有解剖,没有得到最后的验证,但是大河空明坚定地认为,除了心脏结冰以外,真的再也找不出其他任何死因了。

    想到这里,大河空明觉得四叶的嫌疑很大。因为自打他把四叶从雪国带回来的那一天开始,他就觉得那些遍布小村落的冰晶非常奇怪。如今看来,这个不爱说话的四叶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关键是,四叶真的能做到让人的血液结冰吗?

    他命令市子把四叶带到他的跟前,看到四叶的手脚都被绑着,便让下人将她身上的绳索全部解开。然后便屏退所有人,和室中只剩下了他和四叶两个。

    四叶跪在下方,脸深深地埋在浓密的长发里。

    大河空明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说道:“人是你杀的吗?”

    四叶愣了一下,不说话,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她本来还想保守秘密的,可是没想到这个把她带到雾隐的老人一下子就把她看穿了。现在的她忐忑不安,百口莫辩,只能无力地摇摇头。

    大河空明说道:“老爷我在跟你讲话,你要把头抬起来。”

    四叶便把脸抬了起来,眼圈连一点点泛红的迹象也没有。她刚开始还有点害怕,心中充满了恐惧。然而现在看起来她已经变得非常镇定。

    大河空明看着那张清秀明丽的脸庞,这真是一副能让每个人都会喜欢上的面容。可是在她的体内,到底潜藏着怎样未知的力量呢?这股力量是正是邪,一切都未可知。天照吉助看来就是死在她的手上,那么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那个小村落里的人呢,那些人又是怎么死的?难不成也是跟她有关?在一切都没有探清之前,她今后会不会对雾隐产生危险?

    思前想后,大河空明觉得还是不要把四叶交给警戒署比较好。

    大河空明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等会儿警戒署的差役就要过来,到时候肯定会问你一些问题。不过你放心,老夫到时候会上下打点好,不会让他们为难你。你到时候只要说,天照吉助当时酩酊大醉,半夜突然潜入你的房间,想要侵犯你,结果途中心脏麻痹而死,就可以了。千万不要说其他的。你明白了吗?”

    四叶点点头,回道:“我明白了。”

    大河空明看到四叶的发髻在刚才天照吉助手里挣扎的时候变得十分散乱,而且衣服上也有很多撕扯破裂的地方,于是说道:“你的头发就这样摆着,衣服也不要换,一定要让警戒署的那些人看到你的惨状。房间你先不要回去了,今晚就留在这里。我会派人看着你的。”说完,大河空明便起身准备离开。

    四叶听到这里,双手伏在榻榻米上,深深地施了一礼。

    经过四叶身边的时候,大河空明停下来,捋了一下胡子,看着四叶幼小的身躯,心想:“这个孩子一定不能有闪失。说不定今后可以为我所用。”

    然后,他突然间蹲下,对着四叶说道:“我最后再问你一句,天照吉助是不是你杀的?”

    四叶心里一凛,抬起头来,睁着一双单纯的眼睛望着他,摇了摇头。

    大河空明板起脸来说道:“老夫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一心要替你掩盖事实,你怎么在老夫面前还是不愿意承认呢?”

    四叶赶紧把头低了下去。但是她倔强依旧,依然没有松口的意思。

    大河空明笑了笑,仿佛他已经掌控了一切,说道:“真拿你没办法。不过,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了眼里。你信不信,关于今晚的事情,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开口。”

    说完,他便甩了一下宽大的衣袖,步履蹒跚地离开了。

    大河空明走了之后,四叶疲惫不堪地瘫坐在地上,她头一回感觉这位表面上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这位把她从雪国带到雾隐的老人,竟然也有可怕腹黑的一面。同时她也更加感觉到寄人篱下的那份无奈与苦楚。

    以后如何,她不由得更加迷茫了……

    第二天,四叶正在房间里面跟着其他侍女一起学习茶道,突然间大管家拉开推门,冲着里面的茶道学生说道:“四叶,老爷叫你。跟我过去一下。”

    四叶心中一凛,想道:今天府上不是没有招待客人吗,为什么还要让我过去,难道出了什么事?想到这里,四叶的手由于害怕不小心哆嗦了一下,致使手里的一大杯抹茶洒落到了榻榻米上。

    女管家市子见到四叶又做错事情,刚要上前责打,大管家瞪了她一眼,说道:“干什么你?从现在开始你要对四叶客气一点!”

    被大管家训斥一番之后,市子立刻像做错了事情的小猫一样,赶紧俯首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认错:“是,奴家知道了。”玉蝉和其他一些小侍女见到市子这副德性,纷纷掩口,觉得又解气又好笑。

    四叶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老爷叫她此时过去,不知所为何事,因此心神不宁,忐忑难安。

    周围有侍女打趣道:“哎哟,说不定是我们四叶的好事呢。想必是谁家的公子看上了四叶,特意过来赎身的吧。”此言一出,周围都传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玉蝉白了她一眼,转而对四叶说道:“四叶,没事的。老爷那么喜欢你,肯定不会是什么坏事。”

    四叶点点头,便起身跟姐姐们告别,亦步亦趋地跟着大管家离开。

    大管家在四叶面前显得十分恭敬,不仅腰弯得很低,而且还不时地在前方打手势做引导,这一切都显得十分反常。难怪那些侍女们猜测纷纷:“你们说,老爷该不会是想纳四叶为妾吧。”“老爷那么老了,连正房都空缺了很久,怎么可能纳妾呢?”“世上的事情说不准的,没准老爷现在就萌发第二春了呢。”……

    只见大管家毕恭毕敬地把四叶引导至前院的一处密室之中。这间密室从外面看没有什么,不过一旦进到里面,顿时就有一种沉闷而压抑的气息铺面而来。

    四叶第一次跨进这间密室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走进了警戒署的大牢,大门一关,里面的一切便由墙上的火把照得明亮如昼。大管家领着四叶一步一步地往深处走去,脚步踏在长廊之上,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阴暗与潮湿。

    越往里走,就越清晰地听到里面不时地传来一阵鞭打之声与惨叫声,顿时震惊得瞪大了眼睛:主人叫我到这个地方来到底要干什么?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事,所以要对我动用私刑吗?

    她惴惴不安地停下脚步,不敢再往前走,她甚至想逃离此处。前面的大管家走着走着,发现后面的脚步声没了,于是便回过头来,看着原地停步的四叶说道:“四叶,你怎么了?”

    四叶赶紧说道:“执事阁下,老爷是不是要对我用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大管家听了之后,哈哈地笑了一下,和颜悦色地说道:“我说怎么了呢。这也难怪,你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难免会有点害怕。不过你放心好了,老爷是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今天叫你过来是准备让你帮个忙的。听话,快点过来!”

    四叶听了之后,更是百思不得其解。要我帮忙?帮什么忙?

    四叶百般揣度,此时已经不知不觉地跟着大管家走到一间大的地下室里面。这间地下室周围的墙壁上都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有的用于切割,有的用于拉拽,还有的用于捆绑和悬吊。地上遍布着黏糊糊的液体,踩在脚上有一种说不清的恶心。地下室的正中央有一个浑身**的男子,双手双脚都被悬吊起来,身上遍布鞭痕,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大河空明此时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闭着眼睛,十分悠闲,感觉像是闭目养神。

    大管家走到大河空明的跟前,在他耳边轻轻叫道:“老爷,我把四叶带来了。”

    大河空明赶紧睁开眼睛,点点头,笑着说道:“好的,你下去吧。把四叶留下,你们其他人也都下去吧。叫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再进来。”

    大管家赶紧把其他人张罗着,疾步往外走,眨眼之间偌大的地下室里只剩下三个人:大河空明,四叶,还有那个被吊在地上的受刑人。

    四叶也是吓得不轻,刚进地下室的时候竟然忘记了给主人行礼,于是便想着要给大河空明行礼,可她刚刚弯下腰,还没开口,大河空明便挥挥手,说道:“免了免了,旁人不在,用不着那些繁文缛节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