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血继灵徒 > 第11章 灵徒(二)
    这世上能知道灵徒存在的人的确是寥寥无几,葛道人虽说一语惊人,不过罗逸却并没感到惊讶。

    “葛兄能猜出我的身份并不奇怪,不过以你刚才的手段恐怕已超出当今道家符术的能力范畴,想必在修行上应该受过哪位灵徒的指教吧?”

    罗逸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葛道人不禁大惊,没想到居然被对方一眼看出了自己的底细。

    数年前,他随令狐道长学道,一次下山途中救下一位身受重伤的老者。

    老者得知葛全真是个修道之人,为谢救命之恩便传了他一些练气的法门,没想到葛全真聪慧过人一点就通。

    于是老者又传了他几种所谓的异术,并再三告诫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施展,否则定会有杀身之祸。

    葛全真牢记在心,也感激老者的知遇之恩,很想拜对方为师,可惜人家不但拒绝了他,而且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没有留。

    葛全真知道自己遇上了高人,但却不知那人什么来路,于是返回山上请教自己的师父。

    令狐道长听了后便给他讲述了一个关于灵徒的故事。

    当时这听起来很像个传奇故事,不过却给葛全真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尤其是他按着老者所传之法经过几年的修炼后对灵徒的崇拜更是倍增。

    在他心目中那些所谓的灵徒就如同修仙之人,为了找到灵徒,他花费多年的心血,几乎走遍了大江南北,可惜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这些年凭借自己聪明的头脑,他将令狐道长所传的道术与练气功法融会贯通,独创出属于套自己的一套法门。

    当初在面对红毛飞僵时,罗逸就对他施展的手段产生怀疑,最后得出的判断是此人施术手段虽然诡异,但绝不是灵徒,充其量只能算“半瓶子醋”,高不成低不就。

    葛道人对罗逸的身份虽说已经猜出个大概,不过在得到对方亲口承认后还是难免一阵激动,刚想再说什么,这时老张头醒了。

    “小罗?你怎么会在这里?”

    “大爷您醒了,听您说今晚要跟这位葛道长捉妖,我不放心就跑过来了。”

    “你这孩子太冒失了,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还好有葛道长在,不然我可真就交代了。”

    “嗯,刚才太可怕了,幸亏葛道长出手相救。”

    老张头刚才昏了过去,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不知道,对此罗逸当然不会多嘴,而葛道人听了后却是脸红脖子粗。

    “嗯?那个怪物怎么不见了?”

    老张头倒是不迷糊,这个时候还惦记着正事。

    “那怪物已经被葛道长除掉了,这次大爷可以彻底放心了。”

    罗逸边说边向葛道人使了个眼色,葛道人多聪明,毕竟行走江湖多年,最善于察言观色。

    他单手一抖出现一张黄符夹在两指只见,然后顺势一弹,射向躺在地上的红毛飞僵,顷刻间火光四起,最后烧成了灰烬,当然那只不过是具躯壳罢了。

    “葛道长,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罗逸随口问道。

    葛道人闻言连忙点头,在路上他在老张头口中得知眼前这个年轻人名叫罗逸,而且还真是学院里的一名学生。

    第二天,当刘学文得知大功告成的消息后,对葛道人感激地是痛哭流涕,不仅自己亲手奉上酬金,而且还答应对葛道人有求必应。

    葛道人绝不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自己虽身为道士,可如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即便普救众生也得有利可图。

    现在和尚都能娶老婆,身为道士又做了那么一大件功德,吃点回扣又有何妨。

    钱自是一分不少拿,见刘学文这么有诚意,于是决定在学院住上几天再走,理由是这里的风景很不错。

    其实刘学文那只不过嘴上说说而已,既然事情一经搞定,他可不想让葛道人多待片刻。

    如果学校里整天有个道士在大院里转来转去,那要是传了出去绝对没什么好结果。

    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他又是一院之长,怎么能出尔反尔,再说人家提出的要求并不为过,最后只得满口答应,而且还不敢有丝毫怠慢。

    葛道人选择留在这里住几天,当然不是为了欣赏学院的风景,罗逸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中午下课,罗逸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结果在路上被葛道人堵个正着,非要请客以表谢意。

    罗逸就知道这货不会轻易离开学院,吃饭是假,给自己下套才是真。

    既然有人请客下馆子,中午这顿饭钱算是省了,以对方的身份想必档次绝对低不了,于是欣然答应。

    两人在校外打了辆的士,在城里兜了大半圈才到达目的地。

    罗逸下车抬头一看顿时大失所望,居然是农家菜馆,心里暗骂这城里人套路果然深不可测,好在他对吃并不是个挑剔的人。

    葛道人见状厚着脸皮上前说道:“老弟这里可是地地道道的农家特色,食材都是取自山中,纯天然、无污染,环境虽比不上星级酒店,不过绝对能让你一饱口福。”

    至于是不是真的,还是挂羊头卖狗肉只有鬼才知道,两人边说边走了进去。

    服务员上来热情招呼,把二人直接带进一间包房,包房里装饰颇有农家风格,只见一个大炕摆着个小方桌。

    东北农村多有上炕吃饭的习惯,这让罗逸突然想起老家的靠山屯。

    两人盘坐在桌旁便开始点菜,这方面并非罗逸的强项,全权交给了葛道人。

    小葱炒笨鸡蛋、清炒地三鲜、酸菜老肉、土鸡炖蘑菇。

    葛道人一口气点了四个菜,而且都是东北菜,不难看出这明显是在讨好罗逸。

    有菜当然少不了酒,葛道人直接点了瓶烧酒,似乎完全忘记自己还是个出家人。

    罗逸平日没有喝酒的习惯,看在葛道人的面子就点了瓶啤酒。

    酒菜上齐,葛道人把啤酒给罗逸倒满。

    “感谢老弟昨晚的救命之恩,道人先干为敬!”

    葛道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罗逸因为不胜酒力来了个半开。

    “葛兄不必客气,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么即便你不来我迟早也会出手,可惜这次却没能斩草除根,还是留下了后患。”

    “那魔婴已被老弟所伤,元气大损,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来作恶,下一步我们可以共同联手以绝后患。”

    罗逸听到这话眼珠转了转,心说原来这货还想借自己之手帮他顶雷,而在刘学文那里得到的好处却只字不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